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成人 影片 強姦,新手必看

太平洋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,矗立着一所神秘的基地。

  基地的某个房间里,一个青年站在窗前,望着窗外的景色,若有所思。

  他的脚下,放着一只鼓鼓的行李包。

  阳光打在他的脸上,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,犀利的目光透着几分轻狂,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充满了自信,眉宇间细细的皱纹,却又好似饱经风霜。

  总而言之,各种迥然不同的气质,在这个青年的身上,完美地融为了一体,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独特魅力!少顷,房间的门开了,一个中年人疾步走了进来,一脸焦灼地问道:“老大,听说你要回去了?”中年人名叫林建勋,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,但他却心甘情愿称青年为“老大”。

  不为别的,只因为这个青年名叫欧阳羽,是整个“海鹰”组织,乃至整个雇佣兵界的“神”!欧阳羽回过头来,嘴角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:“是啊,船票已经买好了,今天就动身。

  ”林建勋有些不甘心地问道:“老大,难道你能忍受过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?”欧阳羽轻轻地叹道:“唉……你不懂,安安乐乐才是福,平平淡淡才是真啊!”欧阳羽说的是心里话,加入“海鹰”组织四年了,他已然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,蜕变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。

  然而欧阳羽心里很清楚,他并不属于这里,他的心,早已经飘到了大洋彼岸的家乡。

  林建勋沉吟片刻,试探地问道:“老大,你该不会因为阿曼达的事情感到内疚,所以才想要逃避现实吧?”“你给我闭嘴!!!”欧阳羽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副无比狰狞的面孔!尤其他那双充满暴戾之色的眸子,简直令人不寒而栗!林建勋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犹如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,低头不语。

  对于欧阳羽来说,阿曼达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结,是任何人不得触及的逆鳞!虽然林建勋的初衷是希望欧阳羽能够留下来,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欧阳羽居然会如此动怒!少顷,欧阳羽的脸色恢复正常,走到林建勋面前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叹道:“唉……林大哥,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,但你要明白,如今我已经厌倦这种刀头舐血的生活了,继续留在这里也是无益。

  ”“可是……”“不用可是了!我心意已决!而且我也相信,凭你和其他兄弟的实力,定可以将‘海鹰’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的!”林建勋很清楚,欧阳羽是一个雷厉风行、说一不二的人,但凡他做出的决定,便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  万分无奈,林建勋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:“好吧,人各有志,既然你想要过平淡的生活,我也就不阻拦了。

  不过老大,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这么消沉下去……”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:“呵呵呵……我只不过想过普通人的生活,怎么就是消沉了?放心吧,我精彩的人生,才刚刚开始呢!”听到欧阳羽这番话,林建勋忍不住也笑了:“呵呵呵……是啊,是我想多了,你回到家乡之后,一定会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!”这时候,欧阳羽低头看了看表,说道: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我要去码头了,咱们就此别(儿童智力故事)过。

  ”“我和兄弟们送送你吧?”“不用了,兄弟们有的正在训练,有的正在准备执行任务,我一个人去码头就可以,不用劳烦大家了。

  ”欧阳羽说罢,提上自己的行李包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。

  望着欧阳羽孤落的背影,林建勋心中不由得叹道:老大……阿曼达的事情,其实根本不怪你啊………………远洋油轮的自助餐厅里,一个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,他面前已然堆满了空餐盘,仿佛一座小山一般。

  青年如此行为,已然引起了餐厅内很多人的反感。

  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时发出的“吸溜”声,更是令许多以绅士自居的人,对他报以鄙夷的眼神。

  “跟这种没教养的乡巴佬坐同一艘游轮,真是丢脸啊!”“是啊是啊,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,该不会是逃票溜上来的吧?”“像他这样的土包子,就该扔到大海里喂鱼!”……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责和冷眼,不但没有丝毫收敛,反而故意发出更大的声响。

  一时间,整个餐厅内,都能听到他吃面时发出的“吸溜”声。

  不仅如此,他还神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头打算,也不知是哪里搞来的,剥开一瓣扔到嘴里,大嚼特嚼。

  意大利面配大蒜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这个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欧阳羽。

  欧阳羽的确不是什么绅士,要知道,在过去的四年里,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生与死的边缘,几天不吃饭、不喝水是常事。

  所以,一旦找到食物,欧阳羽便会尽可能地多吃,以便迅速补充体力,储备能量。

  对于他来说,什么绅士风度、公共礼仪都是扯淡,填饱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则之一。

  正当欧阳羽吃得酣畅淋漓之际,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:“喂,你吃东西能不能小声点?不要打扰本小姐用餐!”欧阳羽放下手中的餐盘,回头一看,就见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孩,双手叉腰,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。

  女孩看上去约莫十八、九岁的样子,圆圆的鹅蛋脸,肌肤白皙,一头清爽的齐耳短发,透着几分女孩子独有的可爱与顽皮。

  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紧身连衣裙,却是将她那傲人的身体曲线,彰显得淋漓尽致!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软,不由得令欧阳羽联想起,站在沙滩上遥望大海的情形——波涛汹涌!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,看到如此美貌佳人,难免都会心动。

  欧阳羽自然也不能免俗。

  更何况,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东方面孔的女孩了。

  虽然这几年,欧阳羽征服过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,但他还是觉得,东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。

  感受到欧阳羽异样的目光,女孩似乎更加生气了:“喂,你别这样‘色迷迷’地盯着本小姐,否则的话,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!”欧阳羽笑了笑,正打算说些什么。

  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,便听到餐厅门口的方向,突然传来一阵骇人的枪声!随着枪声响起,原本喧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循声望去,就见四个身高体壮的蒙面男子站在餐厅门口,每个人的手上,都端着一把明晃晃的AK47!看到这一幕,欧阳羽瞬间反应过来——这伙人八成是海盗!就见其中一个身穿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来,目光扫视着餐厅里的每一个人:“各位中午好,很抱歉打扰大家用餐了。

  我和我的小伙伴现在已经控制了这艘游轮,请你们乖乖配合,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,否则的话……”说着说着,迷彩服男子举起手中的AK47,对着头顶开了几枪。

  伴随着骇人的枪声,餐厅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,场面甚是狼藉。

  这时候,餐厅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,知道他们遭遇海盗了。

  只不过,恐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这种只有在电视或者小说中才有的情节,居然如此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!出于求生的本能,人们开始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窜!一时间,尖叫声、脚步声、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混作一团,好不热闹!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枪声再次响起,只不过这一次,枪口不再对准天花板,而是对准了四散逃窜的人群!最先冲到餐厅门口的几个人,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!整个餐厅顿时再次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了。

  “大家不用紧张,我们只谋财不害命,只要你们乖乖配合,不要做出无谓的举动,我可以担保你们性命无忧。

  否则的话,你们的下场,就会像他们一样……”迷彩服男子一边说,一边用枪口指着地上的几个人。

  听到迷彩服男子的话,人们纷纷掏出口袋里的钱包,扯下身上值钱的金银首饰,统统扔到地上。

  对于他们来说,钱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钱没了可以再赚,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!刚刚责骂欧阳羽的那个女孩,此时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了。

  女孩名叫唐灵珊,今年刚满十九岁,乃是唐氏集团董事长唐龙海的女儿。

  在华夏国,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,恐怕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,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。

  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,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耳目,并没有乘坐飞机,而是选择乘坐游轮。

  可万万没有想到,居然还是遇到了麻烦!此时此刻,唐灵珊的脑海之中,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。

  她似乎觉得,这些海盗登游轮打劫是假,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!唐灵珊心中暗暗叫苦,心说本小姐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将母亲的遗物拿到手,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算计了!这下可怎么办啊?正当唐灵珊不知所措之际,迷彩服男子已然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“小姐,请你配合一下,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。

  ”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说着。

  唐灵珊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缓缓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,以及手腕上的金表,缓缓放到了地上。

  此时此刻,她心中仍旧抱着一丝侥幸,她希望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盗,并非冲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来。

  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灵珊身上背着的挎包,笑道:“小姐,你包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呢,快点拿出来吧,只要你乖乖配合,我们绝不会伤害你的。

  ”唐灵珊猛地抬起头来,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:“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听到唐灵珊的话,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,随即笑得更加得意了:“哈哈哈哈……小姐,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?什么谁派来的?我们是海盗!海盗懂吗?”唐灵珊冷哼一声:“哼!如果你们真的是海盗,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轮,为何不把我们绑架到你们的地盘,然后向我们的家属索要巨额酬金?费这么大的力气,并且杀了人,却只是索要一些钱财和首饰,简直太不可学了吧?”迷彩服男子脸色突然一变,阴恻恻地说道:“唐小姐,就算你识破了这个局又如何?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,只要你乖乖将包里面的东西交出来,我保证不为难你,否则的话……”“你这个混蛋!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唐灵珊一边质问,一边暗中思考着对策。

  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,可如今对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轮,自己又该如何逃走呢?正当唐灵珊束手无策之际,突然一阵“吸溜”声,传到了她的耳朵里。

  唐灵珊下意识地扭头一看,继而惊愕得瞪大了双眼!原来,欧阳羽仍旧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,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!唐灵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,心说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如此淡定?嗯……只有两个可能,要么他是个神经病,要么他和这些海盗是一伙的!“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现在逃不掉了,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吧……”迷彩服男子一边说,一边缓缓朝唐灵珊逼近。

  唐灵珊紧紧护住背在身上的挎包,厉声喝道:“这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,你们休想拿走!除非……除非你们杀了本小姐!”见唐灵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,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犹豫了。

  要知道,就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,雇主还打来电话,特地叮嘱他们,只要拿到唐灵珊手上的东西即可,万万不可伤她一根毫毛!迷彩服男子对此大为不解,心说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,索性直接连人一起杀了,岂不是永绝后患?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?虽然不理解,但雇主的话就是命令,既然拿了人家的钱,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。

  所以,如今看到唐灵珊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。

  最终他还是打定了主意,将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,继而一边撸胳膊挽袖子,一边缓缓凑近唐灵珊,企图抢夺她的挎包。

  然而迷彩服男子万万没有料到,自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,已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。

  那个人,自然便是欧阳羽……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,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。

  一来,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,根本不用担心被抢。

  二来,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,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然而,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,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。

  因为他赫然发现,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,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。

  不会吧?这些家伙难道是“猎豹”的人?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?难道……想到这里,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

  尼玛!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,万万没想到,这些所谓的海盗,实际上是来自“猎豹”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!欧阳羽对于“猎豹”组织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“猎豹”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,在这个世界上,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,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“海鹰”组织了。

  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,竟然惊现“猎豹”的人,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!想着想着,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。

  他发现,唐灵珊自始至终,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。

  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,这次“猎豹”的猎物,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。

  “猎豹”的人如此大费周章,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,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,这说明什么?说明挎包里的东西,无论对于女孩,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,都极为重要!可是,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?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,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:“唐小姐,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,绝不会伤害你,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。

  ”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,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:“本小姐已经说过了,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,绝不能交给你们!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,本小姐就跳海自尽,即便玉石俱焚,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!”见唐灵珊如此固执,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。

  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就多有得罪了……”说罢,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,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!见状,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。

  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,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。

  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,虽不敢说有多厉害,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其实她也很清楚,凭自己的花拳绣腿,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。

  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,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!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,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,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?居然敢和“猎豹”的人动手?都说女人胸大无脑,这小丫头……嗯,的确挺大的。

  此时此刻,欧阳羽心中万分纠结。

  尼玛!不管怎么说老子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,岂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被欺负?可是,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脱离了“海鹰”组织,打算回到家乡过普通人的生活。

  倘若今天冒然出手的话,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引起“猎豹”组织的注意!这样一来,老子想要过普通人生活的愿望,岂不是彻底泡汤了?唉……算了算了,这小丫头看上去也挺不容易的,想必挎包里的东西对她极为重要。

  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,帮她一次吧。

  想到这里,欧阳羽快步走到迷彩服男子的面前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男人?不如……老子陪你玩玩?”见欧阳羽突然站了出来,迷彩服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。

  不仅是他,就连唐灵珊也是匪夷所思,心说这臭小子怎么突然冒出来了?从他刚才那副吃相来看,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之人啊?迷彩服男子根本没有把欧阳羽放在眼里,大手一挥,试图将欧阳羽推开。

  然而,当他的手触碰到欧阳羽的身体,却是顿时大惊失色!因为他发现,无论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气,欧阳羽仍旧巍然不动站在那里,仿佛一堵墙一般!迷彩服男子瞬间明白,自己遇到高手了!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迷彩服男子谨慎地问道。

  欧阳羽冷笑道:“嘿嘿嘿……我是谁并不重要,如果你识相的话,就带着人乖乖离开,否则的话,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!”迷彩服男子虽然心中有所忌惮,但却并没有带人离开的意思。

  这也难怪,毕竟他是“猎豹”的人,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!倘若就这么灰溜溜带着人离开,无法对雇主交代事小,损害“猎豹”的名声事大啊!想到这里,迷彩服男子大喝一声,攥紧拳头朝欧阳羽打了过去!“哼!自不量力!”欧阳羽身子微微一侧,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,继而顺势一记下勾拳,准确地击中了迷彩服男子的下巴!下巴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,熟悉拳击的人都知道,拳击之中最厉害的不是直拳、也不是摆拳,而是下勾拳!一旦击中下巴,轻则脱臼,重则粉碎性骨折!迷彩服男子惨叫一声,捂着下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看到迷彩服男子倒下了,他的同伙纷纷调转枪口,对准欧阳羽!说时迟那时快,就见欧阳羽迅速从餐桌上抄起了什么东西,继而手腕迅速地抖动了几下!只听得“嗖嗖嗖”几声,几道凌厉的寒光,迅速朝那几个持枪男子射去!几个持枪男子的动作愕然而止,随即呜呼几声,纷纷栽倒在地。

  好奇的人们凑上前去,发现他们每个人眉心的位置,都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餐刀或者餐叉!如同很多电影或者电视剧当中的情节一样,麻烦解决之后,游轮上的安保队员终于赶来了。

  看到餐厅内的情形,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,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但他们还是很快行动起来,收拾残局,安抚众人的情绪。

  事已至此,唐灵珊这才长出一口气。

  呼……真是有惊无险啊!不管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,母亲的遗物总算保住了。

  说起来,还真要好好感谢那个臭小子出手相救呢!咦?那个臭小子呢?怎么不见了?原来,就在唐灵珊愣神之际,欧阳羽已然悄悄离开了餐厅。

  然而唐灵珊并没有沮丧,因为她很清楚,凭借唐家在华夏国的地位,要想找到某个人,或者查清某个人的背景,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臭小子你等着,本小姐一定要找到你……

  学姐你好紧好烫好会夹 小雪性欢日记校园往事 被民工干了一整天  这样轻轻一句话,你似乎将你藏之已久的坏情绪,一股脑的发泄出来,将这么长时间积蓄在心里的苦水一个个的向我倾诉 。

    随着手机这边一大串一大串消息的出现,我知道,亲爱的你,一定此刻有太多太多无人倾吐的委屈想要发泄。

  我知道,这一刻,你肯定将心中所有的不满,苦闷,统统的的透过文字的形式迫不及待的向我吐露,急切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安慰,理解。

    我知道这一年你经历了太多太多:闪婚,之后很快的有了宝宝,现在待产家中,婆婆照顾着做月子的你和刚生下来的宝宝。

    你向我倾诉种种的委屈:  你说你从14号住院开始肚子就一直一直痛,痛了一晚没有睡,一口饭也没有吃,15号就去产房剖腹产,晚上又是一夜没有睡,你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有睡了。

  剖腹产之后,连翻身都不方便;每天三餐也只能喝米粥汤,喝水又不能吃东西。

  可是婆婆似乎不通情理,一个劲的让你喂奶给宝宝,不让宝宝吃奶粉,还嘀咕着“现在奶粉太贵,吃奶粉不好”,可是你虚弱得哪里还有力气去喂宝宝呀...   你又和我说,婆婆今天早上给奶瓶消毒,结果把玻璃奶瓶煮炸了,还一直抱怨“干嘛花那么多冤枉钱,买这么贵的奶瓶”,可是奶瓶明明只有三个呀,一个喝水,一个喝奶粉,一个冷开水..  诸如此类,很多很多.....  你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委屈了  隔着屏幕,我看着你一条一条发来的消息,一个个愤怒到不能再愤怒的表情,你满满的怨言,满满的怒气,无法向身边的人倾诉。

    你无法向身边近在咫尺的父母诉说,因为这场婚姻是你一意孤行的固执选择,你不愿让为你操碎了心的父母,知道你生活得这么委屈;你无法向身边的朋友倾诉,因为当初你的男朋友是不被他们认可的,他们苦口婆心的劝你和这个不会有太大出息的男朋友早早分了手。

    可是,你依旧相信:那个冬日里,在你上班的每一个寒冷的清晨,总会准时出现在你上班的地点,守着替你将电动车充好电的男朋友;那个和你逛街从来不愿意让你买单的男朋友,是值得你付出的,于是你将(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)自己逼迫到没有选择的余地,迎来了结婚的日子。

    结婚后,因为钱不够买房,在怀着宝宝的日子里,依然忧愁的每天凌晨才能睡着;之后,你向我诉说生活的种种窘迫;男朋友渐渐的不理解;你从未向现在这样渴望自己可以多一点钱,恨不得将钱扳成两半来花....   自从你认识那个男孩,两个人结婚,买房,生孩子,这些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,你在一年里将自己仓促的解决了...这一次,不知道为什么,我在你的话里听出些许后悔,你开始惶恐自己真的看错了人;你担心自己会一直一直这样被生活逼迫窘困,心一点点往下沉,一点点的变凉...  我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去安慰你,我庆幸你选择了“爱情”多于“面包”,可是这一年我也常常懊悔,懊悔当初如果和其他人站在同一战线上,反对你的爱情,是否现在的你又会是另一番情形?是否这个男孩真的值得你背叛全世界去爱?  你一头扎进对爱情的憧憬里,想要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谁,却发现自己谁都成不了,反而慢慢失去最初的自己,变得忐忑不安....  亲爱的姑娘,我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女孩:  高中三年上了一个职业高中,没有读完就辍学了,在一个小小的城市打工。

  女孩颇有几分姿色,一心想要找一个家里十分有钱的男孩,如果是本地的拆迁户就更好了,这样家里不仅有钱,而且还有几套房子,足够她这辈子不用奋斗就可以衣食无忧。

     女孩在偌大的城市里,寻找着她梦寐以求的那个他,交了一个又一个,却怎么也瞧不上,唯恐自己找到的不是最好的,似乎最好的永远是“下一个”。

    有一次,女孩听说她以前的前男友突然买了一辆宝马,女孩就兴奋的告诉身边的人,沾沾自喜的向别人炫耀,似乎那个宝马就真的是自己的了....可是,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?  一个外表不够硬实,内心层次不够深的女孩,是不配得到好的爱情。

    一直觉得爱情是件等价交换的事,童话里灰姑娘的故事,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。

  即使存在,王子之所以爱上灰姑娘,人们可能只留意于灰姑娘姣好的容貌;却不曾想到,灰姑娘任劳任怨的被恶毒的继母狠狠的折磨了十几年;不曾想到那个在舞会上,穿着华丽的长裙,夺目的水晶鞋和王子跳舞的灰姑娘,她本身的一言一行是那么的迷人。

    那是她十几年,虽饱经苦难依旧在心中筑起一座坚实的城堡,偷偷的将自己修炼,最终沉淀为独一无二,由内而外散发优雅气质的“灰姑娘”。

    人们嫉妒灰姑娘的前世修来的八辈子好运气,却不曾想到,在遇见王子之前,灰姑娘韬光养晦了十几年;最后与王子的相见,不过是十几年隐藏的学识,气质的一个喷发点而已。

     记得,刚上大学的我,心里对爱情有着不切实际的憧憬,呆呆的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“灰姑娘”的故事。

  在大学,认识了大我一届的学长,当时他是学生会的主席。

    那时候的我,觉得他是那样的熠熠闪光,站在人群里似乎是最特别的那个。

  当他有一天,突然手捧一大束蓝色妖姬出现在我的面前,郑重的向我承诺会一直保护我的时候,心里,眼里满是暖暖的感动。

  自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生,却得如此幸爱,一定是有什么狗屎运砸到了自己。

    可是,在那以后,因为自己的这份小确信,我做事小心翼翼。

  当我有一天晚上,不在意的穿着一双棉拖鞋去食堂吃饭的时候,被他一起工作的伙伴骂做没教养,为了他,我忍了...  我忍着很多女生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他如何好如何好,却不敢告诉她们,我是他的女朋友;开会的时候,我不敢和他走的太近,永远都是坐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,生怕一不小心丢了他的脸.....这段感情,一直不被看好,最后,以惨烈收尾....  生活中,太多太多的女孩子将自己嫁入一个好人家,有钱人,作为未来衣食无忧的保障。

  他们拼命的擦亮眼睛,带着有色眼镜,在茫茫人海中,寻找男生中的“潜力股”“绩优股”,却又往往踌躇不定,担心自己找到的不是最优的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4533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7804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5846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4754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2907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4186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1486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e.aspx?44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