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summertime saga paint,新手必看

“张医生,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?”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,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,可是几天下来,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,醒来后,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,而且湿漉漉的。

  望着有些娇羞,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,老张不免心动了。

  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,今年不到二十岁,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。

  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,但是村长眼光高,看不上。

  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,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,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。

  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,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。

  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,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。

  他一眼就看出来,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,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,想男人了。

  “这里痒吗,还是这里?”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,为了方便,他把门关上了,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,很滑腻,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。

  “哎呀,就是这里,好痒的,张医生,怎么办才好。

  ”莫晓梅心慌意乱的,本来两腿间就痒,让老张的手碰了碰,好像更痒了,连忙夹紧两腿。

  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,信息不发达,即便是村长的女儿,也没读什么书,全都是靠种地为生。

  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,很多不懂男女之事。

  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,乐得其所。

  “你最近做梦,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?”老张一本正经的,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。

  她发育的真好,皮肤又很白嫩,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,让人想要亲几口。

  “哎呀,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,你咋知道的呀?”莫晓梅很吃惊,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,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,但是,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,现在听老张这样说,和梦里对上了,忽然变得欣喜,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。

  “还有什么,你要如实告诉我。

  ”老张暗暗好笑,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?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,什么女人没见识过。

  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,他就很难熬了,身体很硬朗,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,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。

  原本想来这大山村,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,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,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。

  “那个,不好意思说嘛。

  ”莫晓梅咬了咬红唇,想起两腿间的痒处,感到很害羞。

  老张当然明白了,就说道:“你把手给我看看。

  ”“干啥?我妈说,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。

  ”莫晓梅有点娇羞,虽然没什么学问,但是也知道,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。

  “看病呢,给你检查啊,你乱想什么呢?你妈能干,你让她给你止痒,别来找我。

  ”老张故意吓唬她,板着脸假装生气。

  “别,别呀,是我想多了,给。

  ”莫晓梅急了,连忙把手递过去。

  老张暗暗高兴,小丫头,还搞不定你了?他一把抓住了,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。

  年轻就是好啊,多光滑多粉嫩,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,握着少女的手,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,青春焕发。

  “那个,张医生,检查出来了吗?”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,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,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“只能初步确定,那个,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。

  ”老张眯着眼,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,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。

  “还要咋检查?”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。

  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,吞了吞口水,她穿的严实,看不见乳沟,但是可以想象到,是多么的粉嫩雪白,握在手里,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  “我问你,你这里是不是很涨?”老张指着她的胸脯。

  莫晓梅用手捂了捂,睁大了杏眼,连忙点头。

  “你简直神了呀,这你都知道呀,我真是找对人了。

  ”此刻,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“那当然了,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,我还能看走眼,你要想好起来,得让我检查胸部。

  ”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,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。

  “啊,这里,要脱了衣服看吗?”莫晓梅感到羞涩,很难为情。

  “那当然了,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?”老张故作生气。

  “不,不好吧,我娘说,这里,只能给未来丈夫看,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。

  ”莫晓梅惊慌失措。

  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,立刻一瞪眼,气恼的说道:“我实话告诉你,你这个病很严重,不给我检查那里,你会疼死痒死的,算了算了,你走吧,免得你胡思乱想,我要睡觉了。

  ”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,一听那话吓坏了,连忙摇头。

  “别,我,我可不想死,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。

  ”“你回去找你娘去,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,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给你说半天,没收你钱呢。

  ”老张扭过头去。

  “啊,不要,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,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。

  ”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,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,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。

  很快,她上身只剩下一个裹胸布,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。

  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,果然,比想象的还要好看。

  他的手有点发抖,伸过去摸,隔着裹胸布,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。

  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,非常的销魂。

  她红着脸,闭着眼,娇羞的不行。

  “那个,张医生呀,检查好了吗?”被老张揉着胸脯,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。

  “没有呢,你现在什么感觉?”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,盯着莫晓梅的胸,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。

  “我,我觉得更痒了,好难受呢,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。

  ”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,是第一次,所以根本无法形容,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,那里好像又湿了。

  “的确有点严重啊,我要仔细检查清楚,所以,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,最好,连裙子也脱了,我给你做全身检查。

  要不然我帮你吧。

  ”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,浑身燥热,裤子已经顶起来了,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。

  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,不满足隔着衣服摸,甚至,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,少女的身子,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,想想他就激动不已。

  “好,我,我自己来。

  ”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,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,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。

  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,盯着莫晓梅的胸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,圆滚白皙的双峰,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,白里透红……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,迫不及待的,把手伸了过去,慢慢的摩擦起来。

  莫晓梅脸颊绯红,眼神有些迷离,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。

  “嗯,你弄疼人家了。

  ”老张心里暗喜,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,都这样了还不拒绝,看样子有戏。

  使劲的用手捏了捏,那手感太美妙了,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  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,担心莫晓梅怀疑。

  “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不舒服呢?”老张边揉边问。

  “对呀,有些难受,我这是怎么了呀?”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有些害怕。

  “你这里面,染了病,有毒素在作怪,需要吸出来,用手还不行,得用嘴巴。

  ”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,观察她的反应。

  “啊,可,可要怎么吸呢,你帮我吗,这样不太好吧?”莫晓梅害羞了,可是又担惊受怕。

  “我帮你的话,的确是不太好,你一个姑娘家家的,不方便吧,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,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,那算了,回去自己弄去,不过,你要是弄不好,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,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。

  ”老张欲擒故纵,干脆松开了手,假装一本正经。

  莫晓梅被吓的不轻。

  “别,别呀,人家不会弄,那要不,你帮我吧,我不嫌弃你,我不想传染了。

  ”“这可是你说的,那好吧,你把眼睛闭上。

  ”老张暗暗欣喜,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,低头就凑了过去。

  “嗯,呀,有点疼,你轻点张医生。

  ”莫晓梅又羞又急,她很听话的闭着眼,觉得那里痒酥酥的。

  被老张那样弄,软绵绵的麻麻的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好像有些舒服,又有点难为情。

  她不停提醒自己,这是为了治病排毒。

  老张见她脸颊通红,嘴唇红润,浑身发抖了,越发的来了渴望。

  裤子涨的顶起来了,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。

  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,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,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,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。

  他的手,朝她的大腿摸过去,想去摸她的屁股。

  “哎呀,你干什么呀张医生?”莫晓梅那里当然最灵敏了,连忙并拢两腿,紧张起来,睁开眼了。

  “别动,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,不要说话,你看看,你嘴唇都变色了,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,从你的嘴唇开始。

  ”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,少女的吻,肯定特别有味道,他很渴望。

  “噢,好的,知道了。

  ”莫晓梅又闭着眼,老张吞了吞口水,凑到她红润的唇边,立刻吻了上去。

  又湿润又芬芳,她开始娇喘了起来。

  “嗯,嗯。

  ”莫晓梅被吻了,觉得嘴唇软麻麻的,带着老张的口气,不由皱眉,喉咙里发出呻吟。

  老张不满足这些,想要她的小舌头,可是她的嘴唇抿着,牙齿咬的很紧,看样子很紧张。

  “放松,你嘴里也有毒素了,把舌头伸出来,我帮你排毒。

  要不然你会死的。

  ”老张连哄带骗。

  莫晓梅不想死,犹豫了一下,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。

  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,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,吸允着,不停的吻着。

  果然很香甜,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,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。

  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,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,感觉自己要爆炸了,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。

  “哎呀,什么东西。

  ”莫晓梅隔着衣服,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,还很火热,她慌了,赶快伸手推开。

  老张有点心虚,松开了莫晓梅。

  “我这是给你解毒呢,你躺下来。

  ”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,清纯可人的样子,老张心一横,反正机会就在眼前,不能错过。

 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来个干脆的,到底是要瞧瞧,这年轻姑娘的身子。

  莫晓梅躺下来了,眨了眨大眼睛,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。

  “张医生,现在要怎么样嘛。

  ”“我发现,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,你自己摸摸看,是不是很湿润?”老张敢肯定,莫晓梅没有经验,也没有被男人弄过,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,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。

  莫晓梅点点头,伸手到裙子里,摸到内裤里,果然是湿了,她以为是毒,吓的一哆嗦。

  “哎呀,真的有,我做梦的时候就有,张医生这怎么回事。

  ”“别害怕,这是你身上的毒,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,才可以确定。

  ”“怎么,怎么检查呀?”“当然是要脱了内裤。

  ”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,心里也是砰砰跳,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。

  “啊,那怎么好意思,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。

  ”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。

  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不勉强你,但是,你想想看,是你的命重要,还是什么呢,如果你觉得为难,我可以不帮你检查,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。

  ”听老张这样说,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,恐惧战胜了娇羞。

  “好,好,我脱了让你检查。

  ”莫晓梅又羞又急,慢慢的,把手放在裙子上,先把裙子褪去了,(爱女狂欢)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。

  裤衩上,还湿了一片。

  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,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,应该会很美的。

  “快点吧,不要让毒扩散了,我到时候也没办法,给我检查。

  ”老张催了起来,免得夜长梦多,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,要趁热打铁。

  “嗯,这就脱呢。

  ”莫晓梅满面羞红,闭着眼,缓缓的,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。

  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,瞪大眼睛,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。

  终于,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,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。

  好漂亮,不愧是少女,这里没有被人碰过,还是一块禁地。

  干净又粉嫩,而且居然寸草不生,是光溜溜的。

  果然,很纯洁啊,这姑娘,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。

  老张感到很激动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,成熟的大姑娘,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。

  很美很动人,他几乎忍不住,想要过去,占有莫晓梅,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。

  “那个,张医生,你别那样看人家嘛,好难为情的,你开始检查吧。

  。

  ”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,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,这是为了治病,为了给自己排毒。

  “好,好,非常好,我这就开始了,你要忍着点。

  ”

一个人往往会因为另一个人的一句话坏了一天好心情,唐渺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,反正她是这样。

  睡觉老醒心里难受怎么……贺昀话说了一半,就看见讲台上班主任笑眯眯地看着他,再一看左边刚刚坐下的同学瞬间就明白了,他讪讪的摸了摸脖子,起身回答,大家好,相信大家都认识我,但是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贺昀,兴趣爱好广泛,也乐于助人,同学们有事都可以来找我,但是我不一定会帮你,这个呢主要取决于你的颜值。

  不过她今天的心情并不是很遭,反击带给她的快感冲淡了新工作带给她的繁琐与无味。

  我还以为要很久呢,或者说是丢出一堆妖气把他笼罩住之类的。

  abo车肉长篇欧阳家族?全国那么多姓欧阳的大家族,我哪知道是哪个?要不要这么无情?秦凯轩手上团揉动作不停,此刻望着对方朝他扑过来,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意。

  叶天坐在自的办公椅上,跷着二郎腿,盯着自己眼前那连通着操场监控摄像头的电脑银屏,看着那平静的操场,挥动青春的女学生,感受着自己难得悠闲,叶天喝着茶感慨了一句。

  睡觉老醒心里难受见到我,她的笑容凝固了,但紧接着又缓了过来,好像是春天里重新流淌起来的河流:啊,是(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)纳特同学啊。

  露娜手里拿着周小曼不停响着的手机,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捆绑在地上的周小曼和周泽野。

  无聊的情感!当时我是这样说的。

  「友哥为什么要原谅这家伙,他明明打了妳又迟迟不来道歉。

  睡觉老醒心里难受半个时辰后,云天穿上换洗的衣服后刚踏出换洗间。

  做好自己比什么都强。

  叶博文打了一下自己的脸,想让自己清醒一些,不要让自己再有这种大胆的想法。

  一色羽顿了顿,用自己的心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两个内向的人相遇相爱,本就是不可思议,原本没有什么话,但看到了你,我要学会开朗,学会和人相处,因为心里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说。

  下面收听一条本台新闻,昨晚,轮……不知觉间已是来到了教室后门,当他抬起眼眸之时忽而停下了脚步。

  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抽烟?我想起那时在去北京的火车上,那一地的烟蒂。

  于是我问吴恬恬,你除了说有人在门口走来走去,还说了什么?abo车肉长篇那件事就这么让国王觉得……难以启齿吗?不过还没等苏熙芸去细看,徐尘雪的话语就吸引了她。

  睡觉老醒心里难受杨小威当然不拒绝了,停好车就跟着韩瑜往楼上走。

  不不,我只是单纯的觉着你这样的性格能够活到高中简直就是一个奇迹。

  这位叫音梦的女孩是雅梓的好朋友,从小学开始和雅梓都一直是同学,两个人关系很好整天在一起。

  姬青青没好气地说了句:懒人屎尿多,快去!果不其然,饮水房的事情又传开了,只不过这次的主人公变成了穆江停。

  

大厨顿时瞪着唐宇,唐宇无所谓的靠在一边的墙上。

  付经理盯着唐宇道:“你这田鸡怎么卖,我全收了。

  ”“六十一斤,少一分不卖。

  ”唐宇淡淡的道。

  “六十,你怎么不去抢?”大厨诧异。

  付经理瞪了一眼大厨,道:“能不能便宜点,我可是全收。

  ”唐宇淡淡的道:“我这可不是一般的田鸡,山野江河发源处,没有任何污染,纯天然的田鸡。

  六十一斤,一点都不贵。

  如果你们付不起这个价,那我倒别处去看看,总有识货的人。

  ”唐宇收拾背篓准备离开。

  付经理犹豫了一下,果决的道:“好,六十就六十,我全要了。

  ”“经理,这小子坐地起价……”大厨不忿。

  付经理瞪了他一眼,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。

  这田鸡能让那位重要食客赞不绝口,这个价值了。

  ”大厨不敢再废话,唐宇高兴的把田鸡过了称。

  “好喽,六十一斤。

  ”唐宇很开心,故意重复了一遍,大厨的脸都绿了。

  过称有二百一十二斤,一趟就卖了一万二千多块。

  “这是我的名片,还有这样的田鸡记得联系我。

  ”唐宇收到了钱,请大康吃了个午饭,然后便带着钱回到了家。

  还了七婶跟另外几个亲戚之后,手里还有两千,他留着备用。

  若是每天都能捉两百多斤的田鸡,家里的债,不出一个星期也就能还清。

  “叮咚!”唐宇的手机响了,拿出来一看,是新加的李俊茂发来的。

  “你的田鸡卖了没有?好不好卖。

  ”后面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  唐宇回道:“六十(元)一斤,一次全卖了。

  ”“哇,真的,你太厉害了,农留市场好像也才四十多一斤。

  ”李俊茂惊喜唐宇兴奋的道:“运气好,遇到一个识货的农庄经理。

  晚上到我家,一起庆祝一下。

  ”“好哒。

  ”李俊茂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。

  唐宇正在三轮车上颠簸道:“我到学校接你。

  ”“不要了吧,天天去你家蹭饭,还要你来接,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 ”李俊茂羞涩,配了一个羞涩的表情。

  “没什么,家常便饭而已,你一个人在村里,除了去老校长家蹭饭,自己一个人吃多无聊。

  我们是校友同学,我巴不得你天天去我家吃饭。

  ”唐宇说着,到了学校门口。

  李俊茂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。

  “一会儿见。

  ”唐宇回了一个咧嘴大笑。

  不一会儿三轮回进了村,唐宇下车直奔村小学。

  “老校长,今天进城,顺道给你带点这个。

  ”唐宇拿出一条香烟给老校长。

  “哟,不错不错。

  唐宇,这回回来有什么打算。

  ”楼下唐宇遇到了老校长。

  “回来种两年地,搞搞乡村创业啥的。

  ”老校长皱眉道:“你是咱们学校第一个大学生,专业好像不是农林吧。

  这样一头扎进来,很难有成就的。

  还是去考个公职吧,将来跟小李老师成了,多让人羡慕。

  ”“校长,你说什么呢?我们只是同学而已,他家这村的,多关照我而已。

  你老想哪里去了。

  ”李俊茂红着脸从楼上下来,翻着白眼报怨才校长,羞涩的不敢看唐宇。

  她一大早便起来梳了辫子,打扮得清秀靓丽,刚才又特意收拾了一下。

  “呀,小李,以前不怎么见你打扮,这一打扮真是太漂(夹逼自慰)亮了。

  女为悦已者容啊。

  ”老校长笑得挤眉弄眼。

  “她一直都很漂亮啊。

  ”唐宇惊讶的道。

  李俊茂的脸顿更红了,娇怒道:“你们再这样,不理你们了。

  ”“哈哈害羞了。

  唐宇你可得加油了,以后常来学校坐坐。

  ”“一定,一定。

  ”唐宇看了眼破旧的村小学,这里曾是他儿时上学的地方。

  今天赚了钱,又有五行诀,意气横生道:“校长,等我有钱了,我要将这学校重新翻修。

  ”老校长闻言,开心的笑道:“好啊,看来我们这所村小学,也要沾沾小李老师的光了。

  ”“哼,不理你们了。

  ”李俊茂红着脸生气的出了学校。

  唐宇见状,急忙追了出去。

  李俊茂在前面急走,唐宇在后面紧追着,看着她娇羞的样子,唐宇很开心。

  “你今天很漂亮,笑起来的样子很美。

  ”唐宇在后面大声的道。

  “是吗。

  ”李俊茂见四下没有人,这才停下跟唐宇并肩走。

  “是的,非常好看。

  你脸怎么那么红,是不是生病了?我陪你去卫生室看看。

  ”唐宇故意拿她的脸说事。

  李俊茂听了更是脸红,恨不能将头埋到胸里:“是吗,可能今天天气太热了,刚才又走的急。

  ”“那你走慢点。

  ”唐宇继续调笑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480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159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1316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2502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4294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5844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6098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12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