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h 動畫,新手必看

相公你好粗慢点好痛 娇躯颤抖着迎合龙头 豪门军宠儿子轻点  如果,爱,真的可以没有伤痛,你我的内心,是不是便可以不再有唏嘘感叹,即便各自一方天,也是身远心相近。

  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”  人生,总是为情所困;情深,总是为伤所中!相思的渡口,缠绵绕骨。

  有缘相识,却无缘相守,任凭残香铺满路,泪洒花笺无以顾!韶华弹指芳菲暮,身陷红尘谁人度? 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  如果,你已是我最深的眷恋,那我可曾是你心头的牵念?我为你凝神盼顾,情深难诉,你又为谁心存歉疚,忧思难复?  以一支素笔,画一颗玲珑心,你便是我心湖中,最美的涟漪。

  不问情缘何处?不拘君心何故,我都要以一朵花开的姿态,静守着那一隅的芬芳。

  求之不得,弃之难舍!我会用最深情的温柔,轻抚着我们灿若烟花的似水无痕,你若不弃,我便不离! 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  临窗听雨念君安,弦曲渐乱泪轻弹!缠绵如雾,伤感无数,如果今生有约,可否来生相依?我愿陪你万世轮回,与你红尘相伴,策马奔腾,对酒当歌,伴你共享人世繁华;两情相悦,两心相融,我愿与你绿绮传情,抚琴痴诉,用你心,换我心,许你心灵交汇,柔情似水,始知相忆深。

    独守一纸墨染,瘦笔如花;书写一段眷恋,(办公室爱爱)如痴如狂!如果世间真有神话存在,我一定要为爱谱写一段绝世传奇,然后倾尽一世深情,付尽一生所爱,携手共老,生死相依,情刻骨,爱融血,让至死不渝的真情,演绎心中最美的“爱情神话”,伴海枯石烂,随地老天荒,爱你,初心皆不改!   倘若,时光的长河里我们相遇,你正年少,而我也未曾老。

  相视一笑,就是一眼间的美,让灵犀闪烁成为一辈子的妖娆。

  这一种缘分不需言说,我懂得,且很满足,似一场云水的安暖在心里停靠。

  光阴,总是如此静美,愿,掬起情意,润泽着怀抱,八千里风月做盛殿,只为安放你对我无与伦比的好。

    所有的故事,都已经遵循流年的轨迹完好的排列,只等着岁月浅浅落笔,一些念,就此沉寂在沧海桑田的记忆里。

  那些甜蜜的给与,经过了风花雪月的洗礼,仔细想来,是最丰盈的美丽。

    若,时光转角,疲惫的思绪不得不稍做停滞,我愿,等光阴渐渐远去,心内只纯净的剩下一朵花开落过的痕迹。

  那时的我,用欢喜裹紧自己,就站在一米阳光下读你。

  读你写给岁月的诗,定然会有某种熟悉,从眼眸间流露,丝丝缕缕都将渗透出情意。

    想念一个人的感觉,就像是花间的一点清露,浅浅的滴进眼中,又深深的荡入心湖。

  那万千涟漪里的波光,承载着的情意是流经岁月的美丽。

  你若感知,我就会欣喜。

    微笑,不为收获,只为岁月让心变的深刻。

  情感,或许错过,且惜光阴之中一句懂得。

  心,载满快乐。

  爱,不是传说。

  若于三千风月里铭记,就是最美的结果。

    许久以来,早已习惯了沉静,习惯了少言寡语,习惯了以一颗寻常心,在轻轻瘦瘦的文字里入戏,只为演绎一个平平淡淡的自己。

  各种繁嚣,仿佛都在三万英尺的距离,不仰视,那无关我的心绪。

  花,开在眼里,香,息在念里,情,长久在记忆里,一抹芬芳,便可美丽了流年的期许。

     拉开窗帘,让清晨的第一缕光穿透玻璃冰冷的阻挡,亲吻着花的脸庞。

  因为有想念旖旎了夜的漫长,微笑,才会一直在心上,温暖出浅春灵动的诗行。

  将每一个句点都蘸满深情融入墨韵,经得住反复的推敲与丈量,那是写给岁月,写给你,一段最美的乐章。

    没有两片叶子是相同的,再亲近的心都会有偏差,枝节,也太过喧哗。

  如何修剪?怎样缩短?才能改变相互之间的距。

  爱,从不需要这样处心积虑的去策划,那只会让情感繁生出复杂。

  不如,暖一杯茶,独坐西窗下,细品烟火岁月,听一句天涯在远的情话。

  亦或是,温一壶酒,半盏清欢,望断红尘冷暖,看尽风里落花。

    时光,一程一程的走过,心,逐渐懂得,有时候选择静默,不是选择了一种低迷的沉寂。

  而是将某些细节都隐入寻常,然后用心来供养。

  只等得风月静美,清瘦的枝头春意盎然,又结满含苞的新蕊。

    也许,对于你来讲,我只是偶然绽放的烟火,片刻的炫目,转瞬就灰飞烟灭,碎的踪迹皆无。

  可是,对于我来说,你是无法熄灭的火种,燃烧着四野的浑荒,爱的体温旷远而热烈,是我心中不老的传奇。

  

李芬当时就羞疯了,“老吴,老吴不要!!!”羞涩中她本能的夹紧了双腿,可这动作在此刻看来更像是怕老吴离开似的。

  而老吴的老纸也拨弄的愈发急促,哪怕隔着小裤裤,都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。

  三年的荒漠枯寂,让她那里本就异常的敏感,老吴又这么强烈的刺激着,她真受不了了。

  那一瞬间,有股子强烈的欲火猛地钻出了腔子,化为欢吟冲出。

  她感觉好快乐,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厉害,可她也依旧感受到极尽的欢愉。

  当欢吟声爆发出口后,李芬大羞,这种旖旎的声音,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个淫妇。

  在老吴的强行侵袭下,自己竟然还叫的这么欢快,不是淫妇又(爱女狂欢)是什么?李芬很是羞恼,羞恼老吴的强行触摸,更羞恼自己刚刚爆出的欢吟声。

  所以她急了,急中带怒。

  “老吴,你再这样我就走了,我再也不理你了!!!”李芬说的很郑重,语气中更是充满了决绝。

  老吴有些害怕了,他真的担心把李芬给欺负跑了,都还没睡呢,可不能操之过急。

  于是他连忙道歉,并伸手重新握住那对性感的小脚丫,凑在自己那里,轻轻揉动着。

  也不知是老吴的道歉起了作用,还是老吴的下面引发了诱惑与不舍。

  总之李芬只剩下了羞,没有再恼。

  起初的时候还好些,可慢慢的她就感觉两条腿被抬起来好累。

  为了撑住身体,她拿双手撑在床上,整个身体向后斜倾。

  殊不知这个迷人的动作,让她胸前的饱满更为激荡诱人,轮廓更为明显。

  看到那么大那么圆润的宝贝儿,老吴纵使再拿着李芬的小脚丫干那事儿,也忍不住的焦躁着。

  “芬儿,你XX真美,真大,你脱下罩子来,让我吃吃行不行?”李芬羞到不行的,坐起身来挥手就要打老吴。

  当然不是真的打,只是羞到不行的行为表现而已。

  所以老吴没躲,她也没舍得真的落下去,只是嗔瞪了老吴一眼。

  可当她看到老吴那火热热的狰狞后,又不敢看了,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交代了身子……一通旖旎过后,老吴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结束了。

  李芬羞红着脸嗔道:“刚买的丝袜,就被你全部弄上那个了,还怎么穿啊!”老吴却是充满了成就感,更是厚颜无耻的说道:“搓匀了吧,这东西护养肌肤。

  ”李芬羞瞪他一眼,起身赶紧回到自己屋子把丝袜脱掉,然后拿去卫生间洗了。

  望着李芬蹲在地上的身影,尤其是望见她那浑圆挺翘的屁蛋儿,老吴忍不住的幻想。

  如果这是可以躺在她身子下面,然后让她拿屁蛋儿坐上去,噗噗的捅几下,那该多棒啊!正无耻幻想的时候,突然有敲门声响起。

  李芬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去开门,却看到了不远处紧盯着自己的老吴。

  看到那色迷迷的目光李芬就感受到了老吴的心思,她忍不住羞嗔道:“老色鬼。

  ”老吴也不介意,只色迷迷的瞅着。

  直至李芬要过来开门了,他这才反应过来,示意她洗衣服就行,自己去开。

  门锁打开,然后有道青春靓丽的身影就展现在老吴的视线中。

  敲门的是个小姑娘,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,最多不过二十。

  穿着一件印有卡通猫的短袖贴身T恤,下面搭配一条七分牛仔裤。

  脚踝处露出的肌肤雪白娇嫩,很是迷人。

  而紧贴在胸前的T恤,更让她那儿显得娇挺傲娇。

  这个小姑娘名叫赵静雅,是大学生护工社团的,专门照顾孤寡老人,属于献爱心。

  老吴不光是孤寡老人,还是残疾人,所以赵静雅每周末都会来陪他。

  或聊天,或帮他带些手工零食,总之用她的话说,就是为了让老吴别感觉到寂寞。

  见到赵静雅过来,老吴特别开心,赶紧招呼她进屋坐下。

  对于这个小姑娘,他不能说半点旖旎心思都没有,但从没套路过什么。

  他就是简单觉得,人小姑娘挺漂亮的,他又是半大残废老头,祸害人家小姑娘不好。

  所以一直以来,他对赵静雅都是当自家晚辈看待的,很是疼爱。

  赵静雅也是个很懂事的小姑娘,照顾老吴也特别的周到,而且每次都挂着灿烂笑容。

  可今天例外,今天她刚进门的,就趴在老吴身上哭了,特伤心。

  老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,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尤其是随着赵静雅的哭诉,胸前那对傲娇的宝贝儿还一挺一挺的磨蹭在老吴胸膛上。

  这把老吴给磨蹭的,明明没有那种心思,心里也是邪火升腾。

  他抱住了赵静雅的后背,轻轻拍打着、劝慰着。

  本想劝赵静雅别哭了,离开他的怀抱,哪成想竟然又拍到了肩带上。

  那条肩带是赵静雅罩罩儿的肩带,老吴又感受到了胸前的磨蹭,当真是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 好在不多会儿的,赵静雅就自觉失态,起身擦干了眼泪。

  “对不起啊,吴大爷,我失态了,还哭湿了您衣服,真的很对不起。

  ”这倒没什么,老吴现在更关注赵静雅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。

  收起心中的旖旎,他询问起了原因。

  赵静雅说,“有个从高中开始追求我的男生,跟着我追求到大学了。

  我没有答应他,但是觉得他也挺有毅力的,就想着等大学毕业后他要是能继续喜欢我,我就答应他。

  ”“可他、可他……可他竟然跟我的闺蜜好上了,他们走到了一起!”说着,赵静雅撅起了小嘴儿,满脸的不乐意,眼神中还斥满委屈。

  这把老吴给直说的哭笑不得,“你又不喜欢人家,还不许人家找别的对象,这不好吧?”“我不管,他喜欢我就得一直喜欢我,半路上跑了就是不忠!”小丫头噘着嘴不讲道理,老吴也没什么办法,只好随口附和几句,表示自己跟赵静雅同一阵营的立场,来换取小丫头的开心,至少也得是不郁闷。

  果然,在他表明立场后,赵静雅心情好多了,然后又提议给老吴洗衣服。

  “你把衣服脱下来吧,我都给你哭湿了,你脱下来我拿去帮你……”正准备说洗洗的,然后赵静雅就看到了卫生间里走出的李芬。

  她愣了,这个女人,好漂亮啊,而且还有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。

  那一瞬间,感受到威胁的赵静雅又不乐意了。

  撅着小嘴儿,她当时就吧嗒吧嗒的流眼泪,“吴大爷,你也对我不忠,半路上跑了。

  ”老吴给郁闷坏了,自己干啥玩意儿就不忠了,还半路上跑了……他对赵静雅说道:“小雅啊,大爷跟你又不是情侣,谈不上不忠这回事的。

  再说了,大爷总得需要个人照顾啊,你也不想大爷一辈子都光棍着,连个照顾的人也没有吧?”赵静雅抹了把眼泪,“我知道,可是你找人了,以后就不需要我照顾了,你也把我抛弃了。

  ”越说越离谱,还抛弃,发生啥关系了就抛弃?老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,李芬在旁边笑了。

  “你别听吴大哥瞎说,我是保姆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

  ”赵静雅微愣,“你这么漂亮当保姆?说你是个大明星都会有人相信啊,你怎么可能是保姆。

  ”听到质疑,李芬心里偷偷窃喜。

  任谁被误会当成大明星,任哪个女人被同性夸赞自己美,心里也会特别高兴的。

  李芬自然也不例外,不过她还是谦虚的说道:“哪有,我真的是个保姆。

  ”确定了李芬的身份,赵静雅这才高兴起来。

  “那也就是说,我以后还可以来照顾吴大爷了?”李芬笑这点头,“当然,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,你吴大爷说了才算,我去干活了。

  ”跟赵静雅打过招呼,李芬就去阳台晾晒她洗的丝袜去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2674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5755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4887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4635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4179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1557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2870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c.aspx?78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