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人 狗 做愛,新手必看

 刘娟忽然感觉到有个壮实的异物,顶在了自己的小腹处,这让她又惊又喜。

    杨二牛知道刘娟婶子对自己有意思,加上昨晚今早先后被各种女人勾起的一肚子的火,还一直没有释放的机会,所以现在不做更待何时呢?  于是杨二牛一把抓住,刘娟那能让死蛇也重生的肥美肉臀,然后大力的捏了起来。

    也就片刻,刘娟被撩的已是满脸春色,气喘吁吁的了。

    见刘娟缓慢的迎合着,杨二牛展开了全方位的攻势,他头一低,大嘴俯到了刘娟的胸前,三两下拱开了她的衣服,接着享受的吸吮了起来。

    刘娟再也忍不下去,她娇吼道:“二牛……快进来吧……”  杨二牛二话不说,直接将刘娟按倒在了猪圈旁边,接着压在她的身上,随即将两个人身上扯了个精光,然后奋不顾身的长驱直入……  一时间莺莺燕燕,春光无限,只有猪圈里的老母猪哼哼唧唧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  杨二牛压抑着的一团火,终于是在刘娟这里得到了释放,俩人这一场大战持续了好几个小时,战得刘娟丢盔弃甲连连求饶。

  而杨二牛却不管不顾,拼命的在刘娟身上开垦着,结果刘娟被他弄得酸软无力,结束后连站都站不起来。

    得到满足后,杨二牛将刘娟抱进房间的床上让她休息,自己则赶紧回村卫生室,因为马上就要到下午了。

    还好杨二牛回去的正是时候,张婷婷已经收拾好准备找他一起出发了。

    俩人相视一笑,随即一起按着张婷婷事先设定好的线路进了山。

    张婷婷这趟的主要目的是确认线路建设的可行性,等确认清楚之后,将可行性方案提交到旅游局,上面才好请专业的人员来设计具体的建设方针,最后才是正式施工。

    两个人这一路走走停停,指指画画,不知不觉间,已经进了山林里。

    此刻烈日正当头,体力差的张婷婷已经累得是满头香汗了,身上的白色T恤都湿了个透,紧贴在她身子上,隐隐约约的把里面粉色的束缚都印了出来,惹得杨二牛不时偷瞄两眼。

    忽然张婷婷在林间的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,然后瞅着杨二牛商量道:“咱们在这里歇会儿吧?”  杨二牛毫无意见的点头答应了。

    “我去办点事,你在这等我,呃……不准跟过来哦。

  ”张婷婷说着将背包放在了地上。

    杨二牛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:“办什么事儿?”  “要……要你管啊,总之别跟过来就是了。

  ”张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随即她转身朝着不远处的深草丛跑去。

    杨二牛怔了好几秒钟,忽然反应了过来,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。

    这荒郊野外的她能有什么事儿,肯定是女孩儿家的私事——那丫头要去行个方便。

    不过不用张婷婷说,杨二牛也没想去偷看她,毕竟这种下三滥的事儿杨二牛是不齿的。

    因为从早上到晌午都在刘娟家里酣战,现在有些饿的杨二牛只能坐在树荫下,一边等张婷婷一边打开她的背包,拿出水壶和干粮吃了起来。

    大概七八分钟左右,张婷婷才手抓一把绿色的野果走了回来,到跟前她扬扬手跟杨二牛道:“这果子好甜,你要不要?”  杨二牛抬头只看了一眼,顿时脸色大变,他起身一把从张婷婷手里夺过,那串像是野橄榄似的果子,然后皱眉询问:“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?”  张婷婷见状有些紧张道:“那边树上结的……怎么了?是不能吃吗?”  杨二牛眼神玩味的注视着张婷婷,迟疑了片刻,不答反问:“你吃了没有?”  张婷婷见状失声叫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我已经吃了三颗!”  张婷婷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自己的衣领,给自己扇风,她这会儿脸蛋上显现出了异样的红晕。

    杨二牛不由得苦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很热?”  张婷婷赶紧点头回应说:“是啊,不过走了这么大半天,不热才奇怪吧……等等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。

  ”  杨二牛叹了口气道:“你手里的这个东西叫乐悠果,我小的时候山里挺多的,后来因为这果子实在是太缺德了,村长就组织了一帮人将漫山的乐悠果树给铲了,没想到它居然还能活下来到现在。

  ”  张婷婷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,她抬起手将手当扇子给自己扇风,然后忍不住好奇之心的问杨二牛:“为什么说它缺德呢,怎么个缺德法?”  杨二牛眼神复杂的瞅着张婷婷,好一会儿才回答道:“因为它……它有很强的催情效果,以前咱们村里发生过,有人想找媳妇,就拿这果子给喜欢的女孩吃,然后……”  “别说了!”张婷婷慌忙打断了杨二牛的话,此时她的整张俏脸已经红了个透。

    张婷婷虽然是个黄花闺女,但毕竟不是孩子了,当然知道然后下面是要干嘛。

    杨二牛有些尴尬的挠头道:“那就不讲了,不过我得提醒你,这果子吃了之后,只能通过男女亲热来解毒,不然会因为急火攻心而休克甚至死亡。

  尤其是你已经吃了三颗,一会儿发作起来,恐怕是……”  张婷婷又羞又惊,很快她感觉整个人都异常的燥热,眼前也开始有点模糊起来。

    杨二牛眼珠子转了转,随即轻咳一声道:“我倒是不介意帮你解毒。

  ”  张婷婷听罢瞪圆了眼珠子,她蹙眉道:“你个臭流氓,我绝对不会让你……让你……”  话还没说完,忽然张婷婷感觉一阵眩晕,她不由得扶着树缓缓的坐倒,片刻后,张婷婷的身子像被掏空了似的,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

    杨二牛不禁皱眉赞道:“想不到你的胆子这么大,居然不怕死……”  顿了顿,杨二牛坏笑着说:“那好吧,我杨二牛很佩服你,回头你要是死了,我会给你好好挖个墓,让你在阴间也能住得舒服点。

  ”  张婷婷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一团火给烧死了,而一股难言的渴望也由心底升起,她抬起头,忽然发现眼中的杨二牛竟然前所未有的帅气,顿时下意识的喊了起来:“我……我不要死……救……救我……”  杨二牛一直很认真的在观察她的状态,见张婷婷快要到达极限,知道不能再逗她了,于是蹲下身来问道:“真的想让我救你?”  张婷婷已经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,她双眸迷离的看着杨二牛,眼眸里满是央求之意。

    杨二牛咧嘴一笑,将手伸出来,放在了她的颈侧,接着手掌微微用力的按压了几下。

    没想到杨二牛的这个动作,让张婷婷的神志竟神奇的清醒了不少,明白怎么回事的张婷婷忽然眼泪滚落,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  杨二牛见张婷婷此时楚楚可怜,心里一软说出了实情:“你不要胡思乱想啊(姐弟乱性),我帮你解毒不是说要破了你的身,我杨二牛还没有卑鄙到那种程度。

  你忘了我是学医的了,中医有种按摩排毒疗法,我是要通过按摩来解除你的毒素。

  ”  原本已经绝望的张婷婷顿时娇躯一震,她睁开泪眼带着颤音道:“按……摩?”  杨二牛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,接着皱眉说:“不过还是要碰你的身子,不然没办法按摩。

  ”  听杨二牛这么说,张婷婷觉得再怎样都比就这么被杨二牛破了身要好的多,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回答:“那你来吧!”  只见杨二牛邪魅一笑,手往下落去,等落在了张婷婷的T恤下摆时,那只大手缓缓的探进了衣内……  好嫩的皮肤啊,这是杨二牛伸进去触摸到的第一反应,不愧是城里养出来的女孩儿。

    张婷婷的身子不由得微颤了几下,接着害羞的再次闭上了眼睛。

    杨二牛的大手缓缓的做着来回按压的动作,每一下都能激起张婷婷的颤抖反应,这中间的主要原因是乐悠果的催情产生的,此时张婷婷的皮肤比平时里要敏感数百倍,不过也有杨二牛手法巧妙的缘故。

    大手渐渐的推拿到了她饱满处下方,张婷婷终于忍不住张开小嘴,急促的喘息起来。

  看着张婷婷那满脸红晕的诱人模样,杨二牛不禁也是身体大热,自己的宝贝似乎都要将裤子崩开了。

    杨二牛按的是浑身冒火,他实在忍受不住了,只见杨二牛忽然伸出手,一把将张婷婷整个人拉到了自己怀内。

    张婷婷原本努力的压抑着身体的兴奋,结果杨二牛的举动让她彻底克制不住了。

  随着一声轻哼,张婷婷感觉被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包住了,顿时呻咛了出来。

    杨二牛将张婷婷的背靠在自己胸膛前,她整个人坐在杨二牛的腿上,接着张婷婷感觉到一股强有力的双手,有点粗暴的把她的T恤和束缚一起掀到了脖颈处,随即那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柔软细嫩的,还处在新鲜状态的饱满,肆意的按捏了起来。

    此时林间的阳光透入,照在了那不断变形的地方……  谁都想不到,在这人迹罕见的老林中,青牛村的美女村支书,平时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张婷婷,就这么上身赤条条的被杨二牛搂在怀里捏弄。

    张婷婷的理智最终彻底崩塌了,她忘情的高呼大喊起来,声音时高时低的不断在林子里回荡。

    杨二牛的中医按摩也算是老手了,大三假期为了挣钱,曾在会所给无数富婆按过。

  可以说是身经百炼的他,却被这美女村支书惹得口干舌燥炽,差点就把持不住了。

    “我去啊,平时看她玉洁冰清的,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这么会叫!”杨二牛在心里吐槽道。

    等到杨二牛在她的胸脯上按了四五分钟后,他的右手松开半边饱满,朝着张婷婷的裤腰上摸去。

    哪知道刚刚把手探进去,张婷婷忽然死命的按住了杨二牛的手,她气喘吁吁道:“不可以啊……求你……”  杨二牛顿时清醒了过来,他直接把手收了回来,放回到了她饱满上。

    其实杨二牛完全可以硬来的,毕竟凭张婷婷现在的状态绝对没有办法抵抗,但杨二牛从不是那种会强迫女人的人。

    就算要和她发生关系,也得是在她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才行。

    差不多二十分钟过去了,杨二牛在张婷婷的身上按揉了个遍,她皮肤上的红色这才渐渐的消退。

    杨二牛的这套中医按摩排毒手法,靠的是通过对身体的推拿,来刺激人体的血液交换,加速排出毒素。

  张婷婷中毒不是很深,因此见效很快,随着她皮肤上出了一层的汗珠,乐悠果的毒也通过排汗排了出来。

    张婷婷终于恢复了神智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热潮已经散掉,这才娇羞的推开杨二牛,背过身去把衣服穿戴好。

    虽然没有实现和张婷婷发生关系的愿望,不过杨二牛也算是过足了手瘾,只见他笑嘻嘻的说道:“回头你要觉得毒还没清干净,说一声,我随时过去帮你。

  ”  张婷婷忽然转头瞪了杨二牛一眼,片刻后低下头道:“这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。

  ”  杨二牛嗯了一声说:“我明白,你放心好了。

  ”  张婷婷这才把头抬起来,此时她的脸上红潮依旧还没消去,她的双眸盯着杨二牛,语气认真的说:“二牛,我知道你喜欢我,但是我现在真的只想把工作搞好,带领咱们青牛村的乡亲们发家致富,不想多说儿女私情,你……明白吗?”  杨二牛怔了怔,好一会儿才回答她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放宽心好了,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,工作方面我一定会全力帮衬你的。

  ”  张婷婷这才露出笑容,她感激道:“那就好,谢谢你了。

  ”  说完两个人起身继续勘察线路,直到快天黑才走出山林。

    等他们回到村委会,旁边的卫生室门口站着焦急的村长杨富贵,见状杨二牛才想起来治伤的事儿。

    原本杨二牛说采药治病,是怕这些知识匮乏的村民不懂医药会乱猜瞎想不配合,现在自己既是天神又是医生,自然说什么都会听了,所以采药就免了,毕竟之前去镇里买的有双氧水。

    张婷婷给村长打了声招呼,然后直接回办公室整理书写今天勘察的线路,杨二牛则来到了村长面前。

    “天……二牛医生,你去哪里了,我们等你等的都快急死了。

  ”村长杨富贵说着,将杨二牛拉到了卫生室里。

    进去之后,映入杨二牛眼帘的是昨晚那群女人,让杨二牛感觉不可思议的是,她们居然没换衣服,果真是将这个村当成女儿国了。

    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她们是怕破坏‘现场’,这样就耽误杨二牛观察和治疗了。

    听到这样的理由,杨二牛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  杨二牛来到还没来得急收拾的箱子旁,从里面拿出几瓶双氧水,他打算先给这些女人的伤口彻底消消毒,这样才能让自己放心。

    虽然这里除了杨二牛之外,没有一个人认识那是什么药,不过大家都很老实的,由着杨二牛的双眼再次全面的欣赏一遍自己的身子,任凭杨二牛的双手,在自己身上游走以及涂抹……  而这次她们出奇的都没有再含羞,而是一个比一个积极,而且还时不时的指出一些,连杨二牛都没有发现的伤口。

  当然这些伤口,都是处在更加隐蔽的地方,这致使杨二牛之前连看都没敢看。

    等到将所有的人上了一遍药,杨二牛的宝贝也彻底是欢脱了,他甚至感觉到,如果自己再不释放的话,估计下一秒就有可能发生爆炸的危险!  而这时他却正好看到王艳丽和王艳红姐妹俩人,正背对着自己在一旁有说有笑的,不知道什么原因,王艳红还在王艳丽的胳膊上掐了一把,趁机抢过去了个什么东西。

    杨二牛皱眉感觉不对劲儿,于是起身走了过去,这俩女的聊的正嗨,都没听到杨二牛的脚步声。

  等杨二牛到了俩人身后,他从后面一看,原来她们在抢的是自己送给王艳丽的安慰胶棒。

    忽然王艳红一转身,俩人的目光正好对了上,杨二牛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头想要离开,却被王艳红给拦了下来。

    “真的姐,我不骗你,用这个东西弄起来,身体可舒服了,二牛大夫那里还有,不信你让她也给你一个呗。

  ”  杨二牛这下是彻底无语了,还不等他解释什么,王艳丽直接开口对杨二牛说道:“二牛大夫你看行不行?算我求求你,也提前给我姐发一个吧,她都已经很长时间……”  还没等她说完,一旁的王艳红大惊,赶忙堵住了王艳丽的嘴,此时她的脸上都快红透了。

  

一直按倒张淑芬满脸绯红,嘴里时不时发出“嗯……”的声音,老马才开口说道:“你想叫就叫出来吧,那样会好一点,我也是个过来人,能理解的。

  ”张淑芬本来不好意思,听老马这么一说,就没什么顾忌了,直接叫了出来,发现整个人都畅快了很多。

  老马听到她忘情的声音,就像受到了鼓舞一般,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了。

  没多久,张淑芬的叫声越来越大,老马觉得时间差不多了,小声说道:“对了,你需要做特别护理吗?可以让那里跟少女一样。

  要的话,我也可以免费给你做。

  ”“啊?”李芬本来沉浸在按摩给她带来的舒适中,听了老马的话之后,一下清醒不少,“不,不用了……”虽然让她有点心动,但是让老马给她按摩前面已经让她感觉很害臊了,再让老马按摩她那里,她有点接受不了。

  老马想到了她可能会拒绝,也不急,继续解释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碰你那里的,只要按摩一下周围的穴位,不过需要你脱掉裤子。

  ”听到不要碰那里,张淑芬再次心动了。

  至于要不要脱裤子,她根本没考虑,反正老马要看不见。

  “那就试试吧。

  ”张淑芬犹豫一下之后,小声答应了,脸上也因为做出这个决定而发烫发红。

  “行,现在按摩按(幼儿益智故事)的差不多了,我们开始吧。

  ”老马激动的同时又有点小紧张,表面上却装作很平静。

  张淑芬微微楞了一下,最终还是把手伸到内裤里,慢慢往下拉……看着那慢慢出现的风景,老马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全身的血液都往脑子里涌,让他头脑发热,恨不得扑上去。

  “马师傅,好了。

  ”张淑芬以为老马看不到,羞红着脸小声提醒了一句,有点担心老马一不小心会碰到那里。

  老马怕粗重的呼吸暴露了自己,也不敢说话,直接用一根手指慢慢往往张淑芬那里划去。

  “啊,不能这样……”张淑芬以为老马要侵犯自己那里,嘴里发出了呢喃般的声音。

  但是到了边缘,突然他停住了。

  张淑芬的心里却有那么几分想要,所以当老马的手指突然停止,她却突然感觉有些失落……这种失落,让她心被猫抓了一般,痒痒的……而且老马好像故意的一样,这样反复了很多次,张淑芬被撩的身体开始有了感觉。

  等她刚刚适应这个节奏,老马的手指突然按住边缘的一个点,快速抖动起来。

  “啊……”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张淑芬一下紧张了起来,嘴里也发出一声长叫。

  直到老马停下手上的动作,她才跟着停下来,躺平身体大口地喘着气。

  老马明显感觉到张淑芬的动情,他知道现在不能急。

  从床边站了起来,他凑到了张淑芬脑袋旁边,然后弓着身子,慢慢的用手指帮张淑芬按了起来。

  张淑芬的眼神此时已经有些朦胧,她感觉体内有一团火,烧的她好难受。

  看着老马那样给她按摩,她感觉心里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,情不自禁的抬起头,脑海几乎一片空白,只留下了那慢慢的原始冲动!随着手指的动作,张淑芬轻轻的哼唧声响了起来。

  这声音,让老马热血沸腾。

  他看准张淑芬的方向之后,身子往下一压……张淑芬原本一直在享受老马的按摩,眼看着老马压下来,脑子一下就懵了……“对不起,我刚刚蹲太久,脚有点麻了,一时没站稳……那个,我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也是个正常男人,帮你做保养的时候,难免……”老马站起身,一脸慌乱和内疚的道着歉,故意让自己显得很可怜的样子。

  “没,没事……”张淑芬眼神闪躲,尽管知道老马是个瞎子,还是忍不住有些羞臊。

  一股男性的阳刚气息还在鼻尖飘荡,让她心神有些失守。

  老马心里欢喜,听着张淑芬的回答,明白是时候再加一把火了!“那…那我去厕所解决一下,这样总归不太礼貌,你等我一下,可能需要一个小时左右……”说着老马就作势转身,双手在空中挥舞,像是要摸索着走出去。

  听到要一个小时左右,张淑芬更难受了,居然要一个小时那么久……张淑芬咬了咬嘴唇,看着老马要走,身上那被撩拨出来的难受开始焚烧她的理智,鬼使神差的抓住老马身后的裤腰带!“马师傅,我下午还有点事,你,你继续帮我做护理吧,我……我帮你解决一下吧,反正你也是为了帮我做护理才这样。

  ”张淑芬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火烧一般,暗自庆幸老马是个瞎子,看不见自己这丑态。

  听着那蹩脚的理由,老马心里偷笑,面上却显出惊讶与不好意思的神色,“那好吧,我,我现在继续帮你做护理,你要觉得不适应的话就不用管我。

  ”话是这么说,但老马知道张淑芬被撩拨起来的感觉怎么会这么容易的放弃呢!果然!在老马装模作样还没摸索到对方身上的时候,余光就看到张淑芬已经迫不及待的把他的裤子拽下,把手伸了过去……空气中男性的气息让张淑芬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眼睛里水波荡漾,渴望取代了理智,明显是已经什么都不顾了!她想要!瞟了眼一脸享受的老马,张淑芬想到了个法子。

  反正老马也看不见,如果让他躺在床上,自己坐上去的话,他也不一定能分辨出自己是怎么帮他的。

  这个想法冒出之后,张淑芬一刻都等不了了,直接对老马说道:“马师傅,要不你躺下来吧,我先帮你后,你再给我做护理,要不然你心也静不下来……”老马看到张淑芬那充满水汽的明眸,当即应承一声:“也好,我,我尽量快点….”张淑芬等老马躺好之后,做贼似的看着他,弯起身子,双脚轻轻踏在他腰身两侧,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……张淑芬却不知道老马墨镜下的眼睛,此时已经快要凸出来了。

  看着张淑芬胸前的雪白,又摆出了那个撩人的动作,老马差点就那个了!

似乎休息够了,白杨拿起水杯打开,靠着杯沿喝了一口,和洛成君说了再见就起身离开了。

  乌夜啼小说全文阅读每天下晚自习的时光是最开心的,毕竟这么大的教室已经容不下我和星辰的相爱相杀了,那时候我们宿舍和顾星辰同学玩的也是蛮好的了。

  白泽——?!你小子今天也不来学校吗?!你知道你拉了我多少评价分吗?!你让我这个一级教师很没面子啊!知道吗?!据她所知,生命古钥和夕黎一起到了地球那边,所以无论如何安洛也不可能立刻和她哥哥见面,况且这家伙精神状态实在太差了,放着她现在这个样子到处乱跑绝对会出事的。

  溪水长流顾溪远慕糖欣儿你刚刚睡着了吧?王林问道。

  不不不,这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!说道这里乔明雪莞尔一笑,然后看的万古苍穹牙根痒痒。

  怎么样都好!伤痛只不过是身体一时的痛觉而已。

  乌夜啼小说全文阅读喂!你这是什么表情啊!依琳「求求你了,不要再对我那么温柔了,你再这样的话,我又会忍不住想杀了你的啊!」怪人!就像那些迷信赛半仙的老爷爷一样顽固又奇怪!我熄灯了喔。

  乌夜啼小说全文阅读知道还有可能出现状况,我们不敢坐班车,叫了一辆出租(少妇做爱小说)车,一路我也不敢让她再动硬生生的把她拥在怀里,引得司机在后视镜看了好几眼,她却很温顺享受这种待遇,回程经过樱花林时,她朝麦田尽头的河堤路努努嘴,她的手让我箍在怀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,身上还穿着似乎是作为职业装的西服,看样子只是刚回到家不久。

  我不养闲人。

  没错,话题从现在开始才真正变得有趣起来了呢。

  今天刚开业人肯定多啊!高悠答道。

  黄老师一时激动地想不出名字了。

  一边的凯特不知从哪里开来了一辆黑色的卡车,停在了我们面前。

  木丹摇了摇头,这个小污女……也太早熟了。

  溪水长流顾溪远慕糖啊對了,最近一直看到穿著黑色西裝的人盯著我(偽龘拉)。

  好的,实在麻烦,谢谢叔叔阿姨。

  乌夜啼小说全文阅读哈哈·哈哈哈··哈哈·哈哈,这·这个梗怎么可能吓到我?哈哈哈···哈哈····’浠亚似乎被Dake略显做作的表情给戳中了G点,不能自己地大笑了起来。

  就是就是王唯顿时哑口无言『这块牛皮糖真的甩不掉了吗?我就不信了!』他狠下心决定反抗,我努力将嘴里的菜吞咽了下去,抬头看了看时间!够了,我自己来。

  我嫌弃地看着李狗。

  这个人有可能是身体接受不了这种打击吧,只是在喘气,一直在喘气,就如同刚从一个无氧区出来的人一样。

  我不会认为有母亲会那么评价自己的孩子,不过确实有段时间我被贴上了男性的标签。

  白灵芝抬头看向了窗外,她父亲在那一年去世了,车祸。

  对!吴成仁很肯定的点了点头,说道,按照这色泽,绝对是帝王绿无疑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4640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4986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628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2703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497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3762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1166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43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