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掰 穴,新手必看

  啊宝贝腿再张开一点骚 母亲被同学小黑 日了同学的母亲李淑芬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以来,我做什么事好像总是比别人慢一拍。

  就像小时候,我和妹妹割草砍柴,或者打猪草,我总是比妹妹弄得少,并且捆的柴老是掉。

  后来去打工,哪怕做得是最低级的普工,也总是比别人慢。

  像纺织厂的细纱,人家三个月后,看五六台机都看得很好,而我做了六个月,看两台机,一到关键时刻,我累得满头大汗,车间里还是棉花满天飞。

  所以那时我工作上不怎么顺利,加上离婚又无望,心情很低沉。

  有一天,我竟然去算命,刚好那天欧阳去买菜,也来看算命。

  他看到我在算命,就与我搭讪,欧阳一直看到我算完。

  我们一起去农贸市场的菜市,到了菜市,欧阳说,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,并给了我电话号码。

  几天后的一个休息天,我实在无聊,就试着拨通了欧阳的电话,顺着欧阳的指点,我到了欧阳住处的楼下,欧阳下来接我到他家去。

  欧阳家住在五楼,进到家里,是两室一厅的居室,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。

  欧阳家里有很多的书,所以我知道欧阳也是一个书迷。

  我们说了很多的话,我知道,欧阳曾是一名服装设计师,后来服装厂倒闭,欧阳就退了休,自己在外面做衣服,后来儿女大了,都到广东去打工了,他也清闲了,但他的老伴走得早,只想找个人说说话,希望我们能够做朋友,而我当时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,所以我就答应了他有空就到他这里来玩。

  那天我在欧阳家吃的午饭,没想到欧阳的厨艺还是一流的,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。

  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了。

  并且不久后我们就走得很近了。

    欧阳知道我的厂在离他家不远的天伦纺织厂。

  那时我们上的是两班倒,每当我上白班的时候,下班时欧阳就会到我的厂门口来接我,于是我骑自行车在前面,欧阳在后面追,那情形总惹得我开怀大笑。

  到了欧阳家,欧阳就给我备好洗澡水,洗了澡,就端上可口的热乎乎的饭菜,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觉。

  上晚班时我也会到欧阳家去,那时欧阳也会服侍的我像老爷一样,冬天甚至会给我备上热水袋。

     欧阳曾是服装设计师。

  于是跟欧阳一起的时候,他总是把自家的布拿出来,给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,那些衣服特别的合身,并且特别的漂亮,很古典很时尚,每天都像模特一样变换穿着,宿舍里的工友总是对我穿的衣服感到惊奇,好像只有舞台上的演员才可以穿得这样漂亮大方,大大满足了我对服装的需求。

  欧阳还喜欢弄吃的,那些什么的霉豆腐,什么剁辣椒,什么榨菜,什么泡菜、应有尽有,厂里的饭菜不是很好吃,欧阳就让我把他自己做的菜,带到厂里去吃。

  也许这就是要征服一个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现实写照吧。

  我喝水的水杯,盖的被子,穿的衣服,吃的菜,好像处处都有欧阳的影子,以至于有一次休息,欧阳一个人去旅游了,我打电话得知,我发现没地方可去,我竟然很依赖欧阳。

  于是后来的日子里,我更看重我和欧阳的交往,以至于,欧阳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妈妈家去玩,我都没有反对,因为我和黄的婚姻如同虚设,我交了这样一个朋友,家里人也没有不同意。

    我说我要写作,下班后,一切事务他都包了。

  后来我提出想买一个电脑,欧阳也给我买了,虽然是一个二手电脑,勉强可以用,可是我还是很感激他。

  那个电脑总是动不动就坏了,一坏欧阳就用他那个拖东西的车把电脑搬去修,五楼高的楼梯也让他操够了心,最后这个电脑用的时间少,修的时间多。

    也许我和欧阳很多时候享受的还是精神交流。

  在欧阳家,我也会哼自己的小调,欧阳就说我唱的歌不是很好听,我就说我唱歌自己感觉好就可以,欧阳听后开心的笑了。

  欧阳还会跟我讲他的老婆,他的家,他以前的(我的尤物女友们)女朋友,他小时候学缝纫的经历。

  他说他们学缝纫时,六岁就跟着师傅,吃饭是要吃在师傅后面,端茶倒水,倒尿壶,什么都要做,三年学徒,三年随师,后来才有一点钱,再后来,县里的服装厂招工,欧阳就进到了厂里当师傅,这一当就是三四十年,最后经济改革,服装厂倒闭了,才清闲下来。

  我们那里有个炎帝陵,那几年,要么开幕,要么恭祭,只要有演出,那里的服装都是欧阳设计的。

  我很佩服欧阳,也为他会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惊叹。

  或者有时候我想我跟欧阳交往,不仅仅出于寂寞,也许更多的是共鸣。

     我跟欧阳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时候,有一次欧阳的外孙要来,刚好我那天也休息,欧阳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,我感觉我跟欧阳还是距离。

  还有一次,我说在家呆着也不好玩,我们去公园里玩。

  那天我们早早的出发了,但在公路上,欧阳躲车的时候竟然摔了一跤,虽然最后我们还是爬了百步梯,到了烈士陵园,把一个南郊公园游了个遍,但对于他的体力,还有跟我的年龄的差距,我还是不敢恭维。

    生命中如果有一个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,什么都为你准备得好好的,一个父辈般的爱,同辈般的情,落魄时的守护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?在你交朋友时他也会吃醋,但他从来不干涉你,甚至有时幻想,能够这样过一辈子,也是不错的。

  可是命运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样扬就怎样扬,第二年的正月,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广东打工的男朋友,那个朋友正月回来与我见面,这之后,我就跟那个朋友去了广东河源。

  如果早知道我和那个朋友最后没有结果,我是不是会选择留在县城,留下跟欧阳继续我们的忘年交?我不知道,我只记得我跟欧阳分别的那天,是正月,我到欧阳那里拿我私人的东西,欧阳听说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,他紧紧抱了我一会,说他很舍不得我走,我说我必需走。

  后来我拿东西出来,跟男朋友一起会合。

  我的眼睛有近视,但是那天我却看见欧阳站在街的对面,跟着我送了很久很久,直到我上了车,离开了他的视线。

  几年后我回到县城,我找过欧阳,但没有找到。

  有一次我们再在大街上相遇,他只是问了我当时的生活,知道我成了新家,一切安好,他什么也没说。

  我有点失落,但没有后悔曾经的相遇。

  一切随风飘落,只有记忆的柳絮是那么美,生活还在继续。

  

她犹豫了片刻,直到疼痛再次发作,才咬着牙哼道:“行,不过你得先去旁边的模具那儿,演示一遍给我看。

  ”嘿,终于上钩了。

  等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推拿绝活儿,保你终生难忘!不过为了演的更完美,我还是故作尴尬的咳嗽道:“模具在哪儿,我看不见啊。

  ”“哦哦,我领你过去。

  ”她这才坚持着站起身子,拉着我的衣角去了隔壁房间。

  这间屋子光线非常暗,窗帘拉的很严实,房间正中摆着一张精美的按摩床,除此之外,旁边角落还放着几套按摩椅之类的物件。

  不过让我好奇的是,那些器具制造的非常人性化,估计是给特殊客户准备的吧。

  随后她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硅胶假人,跟真人几乎一比一的比例,就连三围等敏感部位都做的惟妙惟肖的。

  把假人摆放在按摩床上之后,她就拉着我的手,摸上了假人的胸。

  “你手脚轻着点儿啊,这模具可不便宜。

  ”似乎是不放心,她嘱咐了一句之后才坐在了一旁,手捂胸口,一眨不眨的盯着我。

  我也没含糊,装模作样的摸准了假人双肩和胸口范围后,才开始动手。

  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,我必须得装出个瞎子的模样。

  不过这假人也做的太逼真了,胸围饱满而富有弹性,我缓了缓神才压下欲火,规规矩矩的找准穴位,逐一按摩。

  这套手法可是我那瞎子师父的拿手绝活,传说那老东西就是靠这手,玩了不知多少个女人。

  成姐在旁边看着我,见我一副认真且熟练的样子,才及时的制止了我:“好了,我暂且相信你,不过等会儿你可不要乱摸。

  ”说完,她就开始解胸前的扣子。

  似乎是疼痛加剧,她解得很快,但扯下白大褂时却又迟疑起来。

  但我可受不了了。

  这女人身材太劲爆了。

  虽然有蕾丝文胸兜着,但那两只大木瓜似的,大半还露在外面,白的像陶瓷,而且因为堵奶的缘故,数条青筋透了出来。

  腰有点粗,但粗的恰到好处,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肚腩,让人忍不住想伸过手去。

  再往下,才是重点。

  圆鼓鼓的两瓣肥臀,圆润光滑且饱满,肉嘟嘟的,却又肥而不腻,而更惹眼的是,她下边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怜的蕾丝小内裤。

  这……就是传说中的丁字裤?卧槽,果然闷骚。

  看着微微透明,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区域,我差点儿流鼻血。

  太特么刺激了。

  幸亏昨晚见识了许倩、秀娥的美艳姿色,不然此时还真的控制不住。

  为了不失态,我赶紧收敛色心,淡淡的问道:“可以开始了吗,成医生。

  ”“好吧,你来吧。

  ”她叹了口气,然后把假人往旁边推了推,规规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这场面叫什么来着?对了,玉体横陈!瞅着白嫩劲爆的女人横躺在身前,我的手都有点颤抖。

  “还愣啥,赶紧的。

  ”她不耐烦的催促道。

  “马上马上。

  ”我点点头,随即把手伸了过去。

  见她还不肯摘下文胸,我不屑的翘起了嘴角:“成医生,我手法有些特殊,待会你可能会觉得痛痒,请不要乱动。

  ”“哦,我知道了。

  ”成姐说完就赶紧闭上了眼,眉头紧皱,身子也变得格外僵硬,不知道是疼痛加剧了,还是紧张所致。

  不急,摸着看。

  我耐足了性子,用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脖子下边,见她没啥反应,才继续下行。

  或许是因为涨奶,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软,而且弹性十足,随着我手指的下压,颤悠悠的抖了起来。

  真美,光这对儿大家伙就够玩一年的。

  我嗓子有点干,手下力气也逐渐大了些。

  成姐皱眉哼了声,随后又展开,脸色好了很多。

  见效了。

  手指继续下行,触碰到了蕾丝边缘,我故意顿了顿,“咦,咋还穿着文胸呢,成医生,这样下去效果可能会减半。

  ”说着,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轻轻的划了一下。

  看似随意的动作,却有画龙点睛的妙用,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动作的作用一股脑发挥了出来。

  果然,她身子猛地颤了下,嘶的哼了出声,又觉得尴尬,赶紧捂上了嘴。

  看着她那脸上浮起了大片红晕,我心说效果不赖嘛。

  老东西这招技术果然绝了,才刚开始,这女人就有了反应,嘿,接下来好让人期待啊。

  见她还在犹豫,我趁热打铁:“成医生,您也是医生,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……”“好啦好啦,我脱还不行嘛。

  ”她似乎也放开了,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开始慢慢的解开了文胸。

  当背带解开的瞬间,两只大宝贝彻底失去了束缚,噗啦一下抖了出来,两只紫红的葡萄粒上还渗出了白乎乎的液体……这场景,顿时让我来了反应(办公室爱爱)。

  不好,里的太近了。

  支起来的裤裆顶上了她的肥臀,想往回撤已经晚了。

  就见她两腿忽然夹紧,接着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。

  我这么大规模的反应,逃是逃不过去了,索性兵行险着,就势把腰往前一挺,继续搭在了她身上。

  “你……”她咬起了嘴唇,两手护在胸前,眼神儿羞涩的在我脸上和身下来回打量着。

  我赶紧拿出装瞎的本事,直勾勾的望着正前方反问:“咋了成医生,感觉哪儿不对嘛?”“没,没,继续吧。

  ”她终于放下了戒心,说着把手从胸前拿开,但接下来却刻意把蛮腰往我这边凑了凑,让臀部和我的身子来了个紧密接触。

  这就开始主动了?我欣喜若狂,立即按原计划继续按摩。

  随着弯腰动作,裤裆进一步在她臀上画着圆圈,两手则完全摊开,在她胸前傲挺之处忽轻忽重的摸索起来。

  “嗯……”成姐终于压抑不住,而且随着嘴里轻哼,身子开始小幅度扭动,奶水也开始往外渗,不一会儿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湿了。

  

“我帮你的话,的确是不太好,你一个姑娘家家的,不方便吧,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,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,那算了,回去自己弄去,不过,你要是弄不好,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,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。

  ”老张欲擒故纵,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,假装一本正经。

  莫晓梅被吓的不轻。

  “别,别呀,人家不会弄,那要不,你帮我吧,我不嫌弃你,我不想传染了。

  ”“这可是你说的,那好吧,你把眼睛闭上。

  ”老张暗暗欣喜,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,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,缓缓的吸允着。

  “嗯,呀,有点疼,你轻点张医生。

  ”莫晓梅又羞又急,她很听话的闭着眼,觉得那里痒酥酥的。

  被老张那样弄,软绵绵的麻麻的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好像有些舒服,又有点难为情。

  她不停提醒自己,这是为了治病排毒。

  老张见她脸颊通红,嘴唇红润,浑身发抖了,越发的来了欲望。

  裤子涨的顶起来了,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。

  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,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,在他的把玩之下,变换着形状。

  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,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。

  他的手,朝她的大腿摸过去,想去摸她的屁股。

  “哎呀,你干什么呀张医生?”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,连忙夹住两腿,紧张起来,睁开眼了。

  “别动,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,不要说话,你看看,你嘴唇都变色了,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,从你的嘴唇开始。

  ”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,少女的吻,肯定特别有味道,他很渴望。

  “噢,好的,知道了。

  ”莫晓梅又闭着眼,老张吞了吞口水,凑到她红润的唇边,立刻吻了上去。

  又湿润又芬芳,她开始娇喘了起来。

  “嗯,嗯。

  ”莫晓梅被吻了,觉得嘴唇软麻麻的,带着老张的口气,不由皱眉,喉咙里发出呻吟。

  老张不满足这些,想要她的小舌头,可是她的嘴唇抿着,牙齿咬的很紧,看样子很紧张。

  “放松,你嘴里也有毒素了,把舌头伸出来,我帮你排毒。

  要不然你会死的。

  ”老张连哄带骗。

  莫晓梅不想死,犹豫了一下,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。

  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,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,吸允着,不停的吻着。

  果然很香甜,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,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。

  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,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,感觉自己要爆炸了,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。

  “哎呀,什么东西。

  ”莫晓梅隔着衣服,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,还很火热,她慌了,赶快伸手推开。

  老张有点心虚,松开了莫晓梅。

  “我这是给你解毒呢,你躺下来。

  ”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,清纯可人的样子,老张心一横,反正机会就在眼前,不能错过。

 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来个干脆的,到底是要瞧瞧,这年轻姑娘的身子。

  莫晓梅躺下来了,眨了眨大眼睛,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。

  “张医生,现在要怎么样嘛。

  ”“我发现,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,你自己摸摸看,是不是很湿润?”老张敢肯定,莫晓梅没有经验,也没有被男人弄过,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,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。

  莫晓梅点点头,伸手到裙子里,摸到内裤里,果然是湿了,她以为是毒,吓的一哆嗦。

  “哎呀,真的有,我做梦的时候就有,张医生这怎么回事。

  ”“别害怕,这是你身上的毒,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,才可以确定。

  ”“怎么,怎么检查呀?”“当然是要脱了内裤。

  ”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,心里也是砰砰跳,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。

  “啊,那怎么好意思,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。

  ”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。

  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不勉强你,但是,你想想看,是你的命重要,还是什么呢,如果你觉得为难,我可以不帮你检查,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。

  ”听老张这样说,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,恐惧战胜了娇羞。

  “好,好,我脱了让你检查。

  ”莫晓梅又羞又急,慢慢的,把手放在裙子上,先把裙子褪去了,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。

  裤衩上,还湿了一片。

  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,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,应该会很美的。

  “快点吧,不要让毒扩散了,我到时候也没办法,给我检查。

  ”老张催了(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)起来,免得夜长梦多,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,要趁热打铁。

  “嗯,这就脱呢。

  ”莫晓梅满面羞红,闭着眼,缓缓的,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。

  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,瞪大眼睛,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。

  终于,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,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。

  好漂亮,不愧是少女,这里没有被人碰过,还是一块禁地。

  干净又粉嫩,而且居然寸草不生,是光溜溜的。

  果然,很纯洁啊,这姑娘,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。

  老张感到很激动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,成熟的大姑娘,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。

  很美很动人,他几乎忍不住,想要过去,占有莫晓梅,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。

  “那个,张医生,你别那样看人家嘛,好难为情的,你开始检查吧。

  。

  ”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,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,这是为了治病,为了给自己排毒。

  “好,好,非常好,我这就开始了,你要忍着点。

  ”老张装模作样的,为了不让莫晓梅起疑心,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,涂抹在了莫晓梅的两腿间,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,缓缓的,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。

  “嗯,好痒呀,张医生,你越弄我越痒了,怎么回事嘛。

  ”莫晓梅夹紧了双腿。

  “这是正常的反应,是在排毒呢,你忍着点,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。

  ”老张喘着粗气,激动的手发抖。

  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,自然不满足,他裤子里的东西,已经膨胀的不行了,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。

  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,他需要发泄。

  这两年憋的太久了,实在是很难受。

  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,慢慢的动了起来。

  “啊,不行,张医生,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,更痒了。

  ”莫晓梅身子发抖,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,她满面羞红,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。

  “忍着点,别出声,马上就好了。

  ”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,让村里人听见了,那还得了,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,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。

  莫晓梅咬紧了红唇,浑身香汗淋漓,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,只是感受到很酥麻,浑身软绵绵的,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。

  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,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,夹紧了腿磨蹭起来。

  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,老张知道,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。

  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,干脆狠狠的做一次,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。

  “嗯,啊,张医生,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,好难受,我这是怎么了,毒排出来了吗。

  ”莫晓梅紧张的问。

  老张想了想,说道:“还差一些,也是最关键的一步,就是不知道,你是不是愿意。

  ”“你说,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配合,只要可以治好我。

  ”“你爬着,背对着我,把眼睛闭上,剩下的事,交给我来就行了。

  ”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,心里暗喜,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。

  莫晓梅点点头,翻过身来,爬在了床沿上,两腿夹在一起,翘臀对着老张,然后闭着眼。

  “好了,张医生,你可以开始了。

  ”老张心砰砰跳,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,她那浑圆的屁股,雪白的肌肤,光滑的脊背,时刻都在诱惑着他。

  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,都关好了,他这才过来,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,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,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。

  随后,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,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,缓缓的在后面,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,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。

  “啊,好热,好烫,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?”莫晓梅觉得不对劲,回头看了看,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,吓的脸色一变,非常紧张。

  老张也有点担心,赶快捂着,这时候,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,村里人知道了,他就完蛋了。

  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,老张灵机一动,立刻捂着她的嘴巴。

  “别吵了,你知不知道,我都是为了你?”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。

  “为了我,张医生,什么意思呀。

  ”“你难道不知道,为了给你排毒,我被感染了,你看我这里,都肿了,你没发现吗?”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,假装问心无愧。

  莫晓梅一愣,想了想,好像有道理。

  这大山村里很封建,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,非常的细软,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被老张这样忽悠,她居然认同了。

  “哎呀,对不起张医生,是我害了你,那可怎么办?你会不会也死了。

  ”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。

  “当然了,我这要是不排毒,我也会死的,哎。

  ”老张假装很难过。

  “那你要怎么排毒?”莫晓梅问。

  “这个,恐怕需要你帮忙,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。

  ”老张开始循循善诱,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。

  “你说,张医生你帮了我,我应该回报你的。

  ”莫晓梅立刻说道。

  “有个办法,非常见效,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,轻轻的咬着它,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,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,恐怕不合适,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。

  ”老张说完故作悲伤,捂着额头,坐下来叹气。

  莫晓梅一听,很快说道:“你不能死的,你死了,我也就没人救了,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。

  ”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,他刚要说什么,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,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。

  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,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,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。

  老张连忙扶着,让她用手握住,教她该怎么做。

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

  ”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,伸出舌头,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。

  

“我当然听到了,我虽然不介意我男朋友救人,但像你这样的人,我觉得我男朋友还是有必要离远点呢,亲爱的,你说对嘛?”陈瑶回过头看向刘丰,娇滴滴的趴在刘丰宽大的胸膛,得意的看向那个女人,让那个女人的脸瞬间就黑了。

  “对!”刘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,就一个字,足够打脸那个女人了。

  “小姐,你不舒服吗?我抱你上去吧!”之前凑过来那个想要占陈瑶便宜的猥琐男人突然走了过来,一双贼眉鼠眼的眼睛盯在那个女人的胸口直打转,甚至还很夸张的吞了一口唾沫,讨好的对那个女人说。

  “噗嗤!”陈瑶又笑起来了。

  “滚!”那个女人怒目圆瞪,冲着那个男人骂了一句,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。

  “艹,贱人,什么个东西,老子看上你算你的福气,就你这破鞋,还想跟人家比,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。

  ”那个男人再次被抹了面子,冲着那个女人就骂了起来,那个女人一个踉跄,差点真的跌倒,离开的脚步都变得凌乱了。

  接下来,刘丰跟陈瑶都紧紧的抱在一起,尽情的享受着这充满暧昧的时光。

  度假山庄每天固定时间都有一些随机的小节目,在刘丰的安排下,陈瑶他们直接坐在了第一排。

  一系列的歌舞之后,便有主持人走了上来,说是接下来要邀请几对情侣参加节目,第一名有丰厚的奖品。

  因为他们所坐的位置醒目,陈瑶跟刘丰被邀请上台。

  或许是因为今天一天他们都是以这种情侣的身份出现的,慢慢的也就习惯了,陈瑶这一次也没有太尴尬,被刘丰牵着手上了舞台。

  游戏其实很简单,就是男人将女人抱在怀里做下蹲,哪一组坚持的时间长哪一组赢。

  “姐夫,要不就算了吧!”陈瑶一听到这个就有些为难了,她差不多一米六五的身高,就算是不胖,也差不多一百斤了,让刘丰这么抱着,她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“你是这是怕我年纪大坚持不下来吗?”刘丰一脸认真的说出来,反而让陈瑶有些心虚,她其实也是有这种想法。

  “不,不是,我是觉得我挺重的!”“哈哈,你真可爱,放心好了,我虽然年纪大了,可一点也不比那些小年轻力气小,不信你等着看,咱非得拿个冠军让你看看!”刘丰伸出手指,刮着陈瑶漂亮的小鼻子,哈哈大笑着一副很豁达的样子,反而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,红着脸点了点头,莫名的生出了一些希望。

  一共有五队情侣,单看男性的年龄,似乎都比刘丰年轻,可刘丰却是一点自卑的感觉都没有,这种积极的心态影响了陈瑶,让陈瑶也跟那些女孩一般,一个劲的喊着加油。

  到了最后,刘丰明显力气不够了,陈瑶都快急死了,情急之下在刘丰的脸上亲了一下,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“继续,你一亲我我就感觉自己的力气又回来了。

  ”刘丰心里大喜,继续诱导着陈瑶,陈瑶并不知道刘丰的想法,含羞点了点头。

  接下来,刘丰每下蹲一次,陈瑶就会在刘丰的脸上亲一下,这种亲密的动作甚至影响了其他人,一时间,掌声不断,加油声也不断……终于,最后一对情侣坚持不住停了下来,刘丰跟陈瑶这一组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

  “太好了,我们赢了。

  ”陈瑶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,搂着刘丰的脖子大喊大叫像个孩子似的,然后,突然被刘丰用手托住脑袋,炙热的吻便贴在了陈瑶的唇上……感受到刘丰的吻,陈瑶整颗心都停止了跳动,大脑一片空白,激动,紧张,害羞……各种复杂的情绪涌现出来,让她有了短暂的发呆,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,刘丰的嘴巴已经挪开了……“哦……”下面的欢呼声打乱了陈瑶的思绪,陈瑶平复着自己的心情,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刘丰了。

  “对不起,刚才一时激动……”刘丰突然对陈瑶道歉,反而让陈瑶要说的话没能说出来,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,心里如同揣着一只小鹿,砰砰乱跳。

  游戏的奖品是免费体验他们山庄的海景房,面对这个奖品,陈瑶又再次为难起来了。

  “要不就算了吧!”想到上次跟刘丰共处一室发生的事情,陈瑶就心跳不已,她不是不相信刘丰的人品,只是有些担心自己也不受控制。

  “你是不放心我吗?”刘丰有些幽怨的眼神看向陈瑶,陈瑶心里莫名的一阵慌乱,急忙摇着头说:“不是,怎么会呢,我可以不信别人,怎么会怀疑姐夫呢,您的人品,我怎么会不相信呢?”“那就是了,好容易才得到的奖品,怎么可以不要呢,你放心好了,只要你不愿意,我晚上肯定不会碰你!”陈瑶犹豫了,看着刘丰高兴的样子,以及刚才比赛时的付出,陈瑶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刘丰的提议。

  之前没有想过,现在得到了,陈瑶也开始期待起来,毕竟,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住过海景房呢,听说一晚上就要好几千呢。

  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,刘丰跟陈瑶到了山庄的海景房。

  “祝两位有个愉快的夜晚!”服务员说了一句祝福的话就离开了,房间门打来,里面的布置映入眼帘,虽然之前已经有了猜测,可陈瑶还是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过于贫乏了。

  整个房间里都被布置成淡蓝色,星星点点的灯光下面,很多水晶的摆件,在灯光的折射下显得梦幻又美妙。

  靠近海边一整面墙都是一扇落地窗,虽然隔着玻璃,可依然能够感觉到浓郁的大海气息,浅蓝色的窗帘拉上的时候,整个房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,就好像她住进了王子跟公主的城堡。

  这种在童话故事中才能够出现的房间今晚就属于她,陈瑶觉得,她的整颗心都是跳跃的。

  “满意吗?”身后传来了声音,刘丰似乎也很激动,紧紧的将陈瑶拥入怀里。

  有了今天的接触,陈瑶对于这种身体上的接触也不是很排斥了,尽情的享受着刘丰带给她的温柔,点了点头说:“简直太漂亮了,就好像是在做梦。

  ”“你喜欢就好!”刘丰在陈瑶的额头上落下一(我的尤物女友们)个吻,有一种甜蜜的感觉。

  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刘丰将床让给了陈瑶,而他自己则去睡到一边的沙发上。

  因为是情侣房间,除了整张床是用沙曼隔开的,其他都是在一个空间,这让陈瑶多少有些不习惯。

  而且沙曼还是半透明的,好在也只是睡一晚,明天就离开了。

  陈瑶暗自告诉自己,勉强也可以接受。

  回到房间里后,刘丰为了舒服,上身只穿了一件褂子,下面穿了一条沙滩裤,沙滩裤面料很薄,那个地方就显得特别明显。

  每一次陈瑶看到那个地方,都会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。

  刘丰自然没有错过陈瑶的眼神,时不时的会在陈瑶的面前晃悠一圈,惹得陈瑶更是面红耳赤,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放。

  漫长的夜晚,也不知道如何结束。

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陈瑶的手机响了,是薛大强发来的视频。

  在看到薛大强的视频那一刻,陈瑶的脸色就变了,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?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刘丰发现陈瑶的情绪有些不对,便直接问了起来。

  陈瑶一开始还有些纠结,不知道如何对刘丰说,毕竟,是家丑。

  等不到陈瑶接视频,薛大强也有些不耐烦了,索性给陈瑶打电话过来。

  “究竟怎么回事,是不是你公公不然你出门呢,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吧!”陈瑶一想,也是,多一个多点注意,再说了毕竟是自己的姐夫。

  说完之后,刘丰一脸气氛,没想到陈瑶的公公那么变态,想了想便说道。

  “瑶瑶,你听我的,你把衣服脱光了,就说你在家睡觉,谅他也不敢跟你开视频。

  ”十分钟之后。

  陈瑶简单的清理了一下,听不到外面有什么动静,想了一下,还是红着脸走了出来。

  在昏黄的,本身就带着暧昧气氛下,陈瑶朝着刘丰看了过去,一眼便看到刘丰那里明显的变化。

  “姐夫,我……”刘丰突然抓住陈瑶的手,放在了他那个部位。

  “瑶瑶,这里真的很难受,要不你帮我解决一下吧!”陈瑶脸红的能够滴出血,可情势所逼,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刘丰心里大喜,可就在这个时候,门铃突然响了。

  陈瑶长出了一口气,有些感谢这个突然出现的人。

  刘丰有些生气,心想着是谁打搅了他的好事,刚才要是趁火出手的话,说不定就拿下了。

  “那个,我去看看是谁?”门铃声响个不停,陈瑶看了一眼门口,刚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被刘丰给拦住了。

  “不用,还是我过去吧!”陈瑶点了点头,看着刘丰过去打开门,然后,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出现。

  “亲爱的,长夜漫漫,需不需要我们一起做点有助睡眠的运动?”门口的女人就是白天泡温泉的时候遇到的那个,陈瑶听到后当时就急了,如同发怒的野兽般冲了出去,挡在了刘丰的面前。

  其实陈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的冲动,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走似的。

  “这里不欢迎你,请马上离开!”陈瑶觉得,自己目前最起码还能够保持冷静,要是这个女人再纠缠的话,可能她连最后的理智也没有了,说不定会破口大骂。

  “你管得着吗?臭三八,我问的是这位先生!”她刚才可是看过刘丰跟陈瑶配合着的那场游戏了,在别人看来天衣无缝的合作,肯定是因为刘丰跟陈瑶的关系很好,可她却明显的发现了一些隐藏在事实背后的真相,陈瑶跟刘丰的关系暧昧,但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  也就是说,她还有机会。

  女人没有理会陈瑶的叫嚣,将目光看向了刘丰,将原本就很低的领口再往低的拉了拉,露出里面傲人的风景。

  “她的确管不着你,但是他管得着我呀,这位小姐,请马上离开,要不然,我不介意帮我女朋友教训教训你!”刘丰将陈瑶搂在怀里,心情好了很多,看似在笑,其实却是在讽刺她,讽刺她的不自量力。

  女人明白自己彻底没有机会了,黑着脸冲着刘丰大声说:“好,算我自作多情,你特么就憋着吧,最好憋坏你!”说完,气呼呼的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陈瑶的脸更红了,那个女人都能够感受到刘丰的情绪,她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。

  可是,让她就怎么接受刘丰,她也是做不到的,尤其是刚才跟老公的一番互动,更让她觉得对不起老公了。

  “我……”“是不是想到要怎么弥补我了?”刘丰意味深长,就那么深情的对视着陈瑶,更是让陈瑶心底发慌,贝齿咬着唇,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  陈瑶以为,这一次一定要做那种羞死人的事情了,虽然只是用手,可也足够让她害羞的。

  “哎,算了吧,我也不勉强你了,你让我抱抱,等过一会儿就好!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4187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4322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6808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3983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1965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1433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1273.html

https://www.cancer-braclets.com/twa.aspx?3354.html